烟雨小说网 > 科幻 > 大阿卡那之主最新内容列表

大阿卡那之主

作者:秋风落叶SO

类型:科幻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八章 贝尔的解答(新人求收藏)

最后更新:2022-07-23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被美国警察专家们称为新英格兰地区黑社会最危险、最具有破坏性的犯罪分子帕特里阿卡象国王一样统治着他的新英格兰黑手党。他30岁时成为大家公认的大老板,此后30年中策划了无数次的诈骗、谋杀、抢劫、收买政界人士等犯罪活动。为了赚钱,他与多种非黑手党人建立了联盟。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凡是巧妙办成的事,他总会得到一份赢利,但从不分担损失,而且始终要求绝对的尊敬。他禁止他手下的人贩卖毒品,但他的新英格兰帮仍然是全国赚钱最多的一个帮。

1.新英格兰办事处

到本世纪中期,美国新一代的黑手党组织已具规模。国家一级的黑手党组织是“我们的事业”(Cosa Nostra),它的领导者是“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全美各帮派的12个头领组织。纽约黑手党首领卡洛·甘比诺为“委员会”的主席。帕特里阿卡是其中的一个头领。全国黑手党的帮派大小不一,纽约帮大约有1000人,新英格兰帮有150人,新泽西和纽约之间2500人。全国共有6500人。不过,这只是真正的黑手党成员。为这些真正的黑手党人干活的还有20一30万的帮客。黑手党觉得最可笑的事,莫过于有的专家说,不必为美国黑手党担忧,因为它只有6000个党徒。岂不知在这6000人身后,还有一支同黑手党合作的非意大利的大军没有计算在内。全国各帮的情况大不相同。底特律帮是一个很坚固、紧密的团体,老泽里利强有力地掌握着所有党徒。为了保持独立性,他们不愿同其他州合做生意。但并不是彼此不来往,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在大多数工会中,他们都插一手,不是为会费,而是为工会的巨额财富做合法的生意。拉斯维加斯的旅馆,10家中有9家是用工会的钱盖的。芝加哥帮内互相倾轧。最大的特点是他们做毒品——吗啡和海洛因生意。卡洛·甘比诺领导的纽约帮也做毒品交易。领导蒙特利尔的卢·格雷科,势力延伸很广,而且擅长把外国人偷运进来。亚特兰大帮与警察串通得极为紧密,外人难以打进去。新奥尔良帮帮客严守纪律,十分惧怕卡洛斯·马尔切诺,因为他控制了本州的警察和所有政客。新英格兰地区包括缅因、佛蒙德、新罕布什尔、马萨诸塞(头领为约瑟夫·隆巴多)、罗得岛(弗兰克·莫雷利为头领)、康涅狄格6州,有一千几百万口,波士顿(头领为安朱洛)为首要城市和最大海港。全国最有势力的帮就是新英格兰帮,它每年挣的钱比国内其他任何一个帮都多。新英格兰帮有个顾问委员会,这在全国比较特别。该委员会系由20—30年代的新英格兰地区建帮的一些老牌黑手党“大亨”组成。其成员有马萨诸塞州黑手党头领隆巴多、波士顿黑手党迈那尔·罗科、马萨诸塞州阿灵顿的约瑟夫·安塞尔莫、约瑟夫·莫迪卡以及莫迪卡的表兄弟纳托雷内·图鲁萨。这些人全是老牌的“大亨”,波士顿曾捏在他们手里。他们早年曾枪杀警察、收买政界人士和法官,也曾与一些警察建立联系。从30或40年代以来,他们就与地方律师事务所有交往。他们是黑手党的创建者。但后来涌现了像安朱洛这号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他们遭到了排挤,原因仅在于他们老了。没有他们,在波士顿就不可能有黑手党。人们难以想象,今天还有谁能在这样一个城市走一下就把一个歹徒组织建立起来?在还无人过问此事时,他们就办好了。他们曾开着装有烈性酒的大卡车闯过路卡,并在海上与沿岸警卫人员周旋。他们弄到了数百万的钱,这样,后来的新头领才得以起步。所有这些新头领均出身寒微,如果在经济上不是得到这些老意大利人的帮助,他们是绝不可能有所作为的。帕特里阿卡在这些老牌“大亨”面前享有威信。因为这些老意大利人闲置在一边不再进行活动了,所以帕特里阿卡注意使他们继续从贷款诈骗与赌博诈骗中得益。但是在对彩票交易作重大决策时,却将他们召集起来开会。因为帕特里阿卡知道,他们对全国各帮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们曾与在其他一些城市领导各种行动的所有“大亨”(比如布鲁克林区的普罗法西)进行过合作。新英格兰区罗得岛的普罗维登斯并不十分豪华。这里没有宽阔的绿色草地,而只有阿特韦尔大街一些喧闹的集市。这里也没有穿着整齐。肌肉发达的歹徒守卫在入口处;而只有精瘦的老头倚在俱乐部墙边的椅子上,以怀疑的目光盯着行人,随时在生人接近时用双手打暗号。在这里的费德勒尔山坡上,在意大利人聚居区的死气沉沉的寂静中大批滋生着有组织的犯罪。阿特韦尔大街象是一个兵营。通过这个地带不被发现,也没有信号打出,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儿有一个暗中监视系统,其速度比电子眼还快。只要这个地区一出现生人,全国烟草服务公司的人立刻就得到了通知。这是一家属于帕特里阿卡的经销公司,它位于阿特韦尔大街的168号3楼。街对过是帕特里阿卡开的另一商号。在隔壁大楼的二楼有一个老头靠窗坐着,他整天注视着陌生汽车。甚至在烟草公司旁的一个加油站里也有密探。其他的饭店、面包房和蔬菜集市里也都有。当你走进全国烟草服务公司时,如果一些老人都不认识你,则一个小伙子就将你拦在门口。里面到处都是自动赌博装置和自动唱机。你必须在他们之间穿行走到一个有机师在旁工作的修理车间。该修理车间后面是一间4平方米的房间,要进到里面必须将房门提起。这就是“办事处”,即新英格兰帮的大本营。帕特里阿卡在这里象国王一样坐在王座上执掌大权。帕特里阿卡的“办事处”不用“马菲亚”或“我们的事业”这类词。有时用“马菲奥索”,用来指从西西里来的、在新英格兰地区组织起黑手党的老一辈的“大亨”。这里的“黑手党成员”或“黑手党徒”是指“办事处”的成员。用的最多的词是“头领”、“副头领”。帕特里阿卡是最高头领,即大老板。第二号人物是塔梅莱奥,是副头领,被称为“受委托者”。安朱洛为第三号人物,是波士顿的头领,其下是赞尼诺。在布法洛,黑手党被称作“触手”,在芝加哥,被称作“团队”。可是尽管人们称之为一个整体,但它却是一个由成员、头领以及特殊成员(即合作者)所组成的秘密联盟。合作者是为成员和头领捞钱的人,但并未被“办事处”吸收为成员。首先只有意大利人才能成为成员。其他的民族是没有资格的。意大利人与葡萄牙人、犹太人和黑人合作,与每个能挖到钱的人合作,但这些人永远不能成为成员,因为他们不是意大利人。最高的层次为委员会,他对黑手党各种事务作出裁决。在不直接涉及到非常重大的问题时,它不去插手地方事务;可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它也只提出建议。平时,大家都知道这个委员会,但谁也不敢胡说。要成为“办事处”的成员,必须有一个地位高的人作担保人,由他向全体成员推荐。可是在被吸收之前,被推荐人必须为组织大显身手,他必须依照命令将某人干掉以证实其才能。在被吸引时,“办事处”的头头如帕特里阿卡与新加入者及其担保人聚在一起。他们向新成员解释成员守则。名册上的编号在任何时候都要绝对保密“办事处”其成员及其活动情况也是在任何时候都要绝对保密。甚至对自己的家人也不能讲。“办事处”通过守口如瓶得到保护。每个人都是保护其直接上司的一堵墙。假如你要与塔梅莱奥洽谈生意,这是不可的。你必须与下面好多级的某个人洽谈,然后由此人与他谈或与一个居于中间层次的人谈。每个人都是一堵墙。如果要找特里萨,他就是一堵墙,严严实实将你挡祝你与他洽谈,然后他再与塔梅莱奥谈。而你对此绝不知晓。关于特里萨,你可以向警察告密,但警察不可能靠近塔梅莱奥,因为特里萨不会说他与他干过什么事。如果你直接去找塔梅莱奥,那么你除了接触到他以外就不可能再接触到更高一层,你绝对不可能接触到大老板。塔梅莱奥因谋杀罪多年来蹲在死牢里,但他绝对不会说一句使帕特里阿卡受牵连的话。如果你被“办事处”吸收为成员,那你就完完全全属于它了。只要你为它工作,你就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它了。从一开始,帕特里阿卡就会对你说:“有一点,你永远都不要忘记:‘办事处’高于你的家庭及其他一切。”这意味着,如果“办事处”对你说,“你的儿子胡闹,你把他杀掉”,你得照办。如果你不干,那他们就把你连同儿子一起杀掉。黑手党就这样去进行谋杀。他们利用一个人的亲戚和他最要好的朋友。此人信任他们,心想他不会去干,但他却干了。因之,头领常常对这个亲戚或朋友说:“你把某人弄来,然后就躲起来。”另外有杀手等着去完成此任务。有时他们则促使你自己去干。帕特里阿卡是不会允许他的成员将自己的家庭放置于“办事处”之上的。无论任何时候,必须是“办事处”的利益第一。帕特里阿卡为他的“办事处”定了一条铁的守则:不准与靠老婆卖淫的人交往。靠老婆卖淫的人是带绿帽子的人,这是一个西西里人所干的最下贱。最丑恶的事。“办事处”对这种人就是这样想的。出卖自己的老婆。靠老婆的肉体过日子的人,那怎么能信任呢?特里阿卡有自己固定的杀手队伍。一般有十几个人。他可以确信,这些人能为他赴汤蹈火。杀手的报酬是很高的。“办事处”付给他们固定的薪金。在同爱尔兰人斗争期间,巴博扎替帕特里阿卡工作,周薪900元。其他人,如鲁迪·夏拉周薪为1000元或者还要多些。这是他们的薪金,只要不影响其主要任务——杀人,他们还可以靠放高利贷、伪造支票等方法赚钱。

2.切不可着怒了老板

帕特里阿卡是“办事处”的主宰,他被警察专家们称为新英格兰地区黑社会最危险、最具有破坏性的分子。1908年3月17日,帕特里阿卡出生于马萨诸塞州的伍斯特,父亲是一个拼命劳动的移民。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随家庭迁到了普罗维登斯。父亲埃莱乌特里奥在那里开了个酒店。头17年帕特里阿卡没有触犯过法律。然而1925年父亲去世后没过几个月,因违犯康涅狄州禁酒法,他被捕并判了刑。随后13年他犯过各种各样的刑事罪,其中有行窃和策划越狱,并在越狱时使一名守卫和一个囚犯丧生。他学会了狐狸般的狡诈。从1930年到1938年,他逃避了法律的制裁,这时他是马萨诸塞州黑手党头领隆巴多的成员。只是在1938年大家才知道,他在新英格兰地区“马菲亚”中是个多么重要的角色。因武装抢劫一家珠宝店和携带行窃工具及武器,他被判处多年监禁,然而他却只蹲了84天监狱。后来他就不明不白地被释放了。这就出现一桩将马萨诸塞州的厅局卷了进去的丑闻。连续三年的审理结果是,递交了一份欺骗性的建议释放帕特里阿卡的申请书。据说有三个牧师在申请书上签了字,其中一个查无此人,另外两个否认与此享有任何关系。起草并绕过各政府机关偷送申请书的人是厅局长丹尼尔·H·科克利,他是州长查尔斯·赫尔利的左右手。1941年科克得受到指控,并且有人剥夺了他重新担任官方职务的权利。这是100多年以来,对该州官员所采取的第一个这样的措施。雷蒙德·帕特里阿卡成为新英格兰地区的首领以后,认识到黑手党和爱尔兰人之间的旧仇宿怨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他明白,如果能够消除旧日的民族敌对情绪,就可以发大财。他施展外交才能,逐渐使爱尔兰帮深信,与其不和和敌对,不如合作,这样可以赚很多钱。按照帕特里阿卡的分赃方案,每个组可以保持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大犯罪行动应由各组联合进行。帕特里阿卡一点也不喜欢爱尔兰人,但是他很喜欢钱。他同犹大人、希腊人、叙利亚人、黎巴嫩人、葡萄牙人和美国土著的犯罪分子也建立了类似的联盟。帕特里阿卡统治新英格兰地区以后,原来那种各个小规模的、地区性的、相互独立的帮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将整个新英格兰地区都环抱住的章鱼式组织,其触手从佛罗里达伸到了缅因州。帕特里阿卡统治着这个无所不在的庞然大物。他的下面是一批全心全意献身于该秘密联盟的骨干分子,大约有一百几十人,然而他们却控制着5000多名黑社会分子,并对政界最高层、州政府各个局和各警察分局、市议会、州议会,甚至对国会都有影响。帕特里阿卡是个冷酷、凶恶的人。可是他狡黠异常,在组织、领导方面是个天才。他身高大约1.65米,瘦而不弱。他的衣着总是非常保守,经常穿一双白色短袜。他抽的是便宜的雪茄和方头雪茄。他的头发始终向后梳得光亮。对于像他这样一个拥有万贯家财的人来说,其衣着是相当寒酸的。始终穿着有黑手党徒所穿的最便宜衣服。可是他却有2个钻石戒指,1个带5个钻石的戴在右手,1个带大钻石的戴在左手,在蹲监狱前,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帕特里阿卡有一张苍鹰般的脸和一双最冷酷的棕色眼睛。他可以用目光将人穿透。他的性情极为暴躁。他会野得像一条响尾蛇。他失去控制时,就像突发的风暴,于是他咬着雪茄使劲地抽,抽得火星直飞——在他面前的人必须完全隐蔽起来。

有一天,特里萨的生命就系在帕特里阿卡那暴怒的情绪上。巴尼·维拉尼是个在街角瞎混和为黑手党徒捕捉一切可能信息的小流氓,他对特里萨说,他知道在伍斯特有一件极好的好事,“这家商号在伍斯特,文尼。它属于安迪,这是个容易受骗上当的人。最近安东尼·塔利亚(一个小骗子)和我在晚上买了一点烈性酒,可是我们需要15000块钱。而塔利亚认识这个安迪,他在晚上10点半给安迪打电话,告诉他我们需要什么。这个家伙回答说,叫塔利亚自己去龋我们开车到这个商号,他可能已在楼上等了一刻钟,这时把钱拿下来。2天后,我们将钱还给了他。我知道,这家伙在2楼存放有大量的钱。”特里萨注视着这个小流氓,怀疑对方在捉弄自己。于是追问道:“你对这个家伙有多熟悉?”维拉尼支支吾吾:“老实讲,我对他根本不熟悉,可是塔利亚说他是个废物。”“你可以肯定,他与‘办事处’没有联系吗?”特里萨问道。如果这家伙在“办事处”有朋友,那么表明谁也不能去动他,所以他这么问维拉尼。维拉尼回答:“没有。没有哪个人认识他。”于是,特里萨和另一个小偷普赞加拉开车去到伍斯特,他们仔细看了这家商号。维拉尼曾说过,这个安迪和他的老婆每个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先去一家饭店吃饭,然后去看电影。他们7时半离去,12时半转回。后来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特里萨和普赞加拉撬门进入这个商号。他们立即上楼进入卧室,在几面墙中打洞,找了所有的柜子,乱翻了一切东西。结果什么也没有。他们像疯子一样寻找了2个小时之久,但一无所获。最后他们跪到木头地板上,提起地毯,找到了一条缝,使用样凿撬开了地板,这下碰对了——他们找到了4 块。除此之外那里还有一支枪、几块表、一些胸针和其他首饰。他们将所有东西都捡起来,归成一堆。4天之后,听说维拉尼遭到黑手党一顿痛打。当时特里萨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很快,特里萨就接到副头领的电话:“你几天前撬过一个商号吗?”“是的,”特里萨说,“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谎呢?”“快,你以最快的速度回来。帕特里阿卡要找你谈话,你可不要企图偷偷溜掉。”特里萨知道,除了转回普罗维登斯外,他别无其他的选择。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他自己办错了什么事。他打电话给普赞加拉,请他一起去,普赞加拉怕得要死,不敢去。于是特里萨一个人去。他对这些人负有责任,他们叫他,他就得去。特里萨走进帕特里阿卡的办公室,见他来回走动,将雪茄烟吧嗒吧嗒抽得烟雾腾腾。“你这个该死的白痴,你洗劫了这个人?”他叫道。特里萨异常害怕,但还是谨防老板会有所察觉。“是的,”他说,“出了什么事,我做错了什么事?”“做错,做错?”他喊叫。此刻他更来劲了。“这是我表兄弟的商号,他是我的至亲!”这时他像疯子一样咆哮。“他要求把他钱还回去,还有表、胸针……”特里萨瞅着他,心想,他已经顺利拿走的东西,他不会再交出去。他根本就不在乎,管他谁来说或东西是属于谁的。“钱我已经不剩了,我把这些钱都花光了。”特里萨说。接着他向他叙述了整个情况——如何从维拉尼那里得到提示,自己如何向维拉尼这个安迪是否与“办事处”有关系以及他如何加以否定。“如果你说谎,文尼,那你就糟了,那你就不能活着从这里出去了。”帕特里阿卡狠狠地说道。特里萨极度恐惧,因为他的性命就系在维拉尼这个小流氓的话上。但是帕特里阿卡对整个情况进行核对后发现,特里萨说的是真话。这下情况才变好点了。“你认为自己非常精明,是吗?”帕特里阿卡问道。特里萨说:“您指什么?”“你找到了这个隐藏处,嗯?你捞到了4000块钱。这就证明,你有多笨。也就是说再下面还有另一个放有20万块钱的隐藏处。这4000块是用来引诱像你这种笨蛋的钓饵。”他说道。这小子商号里有24 ,我只拿到了4000,而且还差点赔了一条命。凡是受帕特里阿卡保护的人,任何黑手党徒都不敢碰。普罗维登斯有个名叫阿尔弗黑多·罗西的窝主,专门出售偷来的各种物品。他两眼全瞎,但没人敢欺负。由于得到帕特里阿卡的保护,所有黑手党人均得到指示,对他应该尊敬。如果有谁捉弄了这个瞎子罗西,帕特里阿卡就立刻派人将他干掉。

3.禁止贩毒

帕特里阿卡的办事处反对各种形式的毒品买卖。因为贩毒者对黑手党的组织有危害,他们会把公众与警察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招致麻烦。对于帕特里阿卡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贩卖毒品更糟糕的了。不过这个规定在他之前就有了。老的“马菲奥索”没有人干过这个买卖。基于这个原因,帕特里阿卡十分憎恨维托·杰诺维塞,也绝对不相信约瑟夫·博南诺,他们以及他们的帮客都贩卖毒品。帕特里阿卡对特里萨说:“绝不要相信他们,绝不要相信纽约和新泽西的这些家伙。他们捣鼓毒品。你绝不可与干这种买卖的人为伍,懂吗?”特里萨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他说得那么坚决,以致于使特里萨感到完全是另一码事。有一次,拉马蒂诺想与龙尼·卡塞索一道贩卖毒品。卡塞索因与塔梅莱奥同犯谋杀案被关在死牢里。他与拉马蒂诺一样,都是真正的成贝。帕特里阿卡发现了,他将拉马蒂诺叫到

办事处。他对他说得非常明白:“要么你退出这个买卖,要么你去死。”拉马蒂诺没有说一句推托的话。他知道帕特里阿卡说这话是很严肃的。只是因为他是成员,所以他才受到警告。而为赞尼诺工作的沃迪·戴维(波士顿的彩票老手)就不太走运。帕特里阿卡查明了他贩毒,而且断定警察已跟在他后面。他下令将戴维干掉。1965年8月21日有人找到了他的尸体,他的脖子上挨了三枪。当时还有另一个人,他是为阿贝·萨奇斯工作的一个黑人。萨奇斯也是黑手党的赛马经纪人。这个黑人贩卖毒品。帕特里阿卡手下的爱德华·贝内特把他叫来当面训斥,并割断了他的喉管。这条规定是对的。在新英格兰地区不需要贩毒就能捞到钱。通过赌钱、赛马、贷款诈骗,而且还有一些合法买卖以及股票生意就可以赚大量的钱。新英格兰帮不管是真正的成员还是为该组织工作的人都不曾饿死。帕特里阿卡跟杰诺维塞或年迈的普罗法西不一样,他注意到给他的人以很好的报酬。毒品只会把警察引来抓你。贩毒在报纸上比其它任何一种犯罪都写得很多。写得越多,大家就越惶恐不安,也就越要拿起武器。报纸编辑部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用他的打字机将你杀死。贩毒可给他提供理由将大家煽动起来。他们终极的目的是要把黑手党置于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他们逮住了一个玩彩票的骗子,每个人都会说:“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折磨这个穷光蛋呢?大家都认为,为了弄钱每个人都耍假把戏。可是如果警察抓到一个贩毒的人,新英格兰地区的人立刻就会喊叫:“把他浑身的皮都

扒下来!”“这样一个坏蛋!”“把他关进监狱!”于是所有的人都陷在困境中,所以帕特里阿卡讨厌干这种蠢事。还有一条必须遵行的守则。这条守则在你被吸收为成员时并不对你讲。但这是一条生死攸关的守则:你永远不要忘记,黑手党里有许多叛徒。因此你必须学会生存。你绝对不要相信任何人,不管他是谁。经常会有人来回踩着你以求向上爬一点点。不管你多么周到,你都会经常树敌。或许你在街上是相当受欢迎的人,但是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说不定哪一天某一个被人认为是朋友的人产生了一种想法:为什么他是他现在这个样子,而为什么你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于是,他决定将你干掉。任何一个笨蛋都会扣动扳机,干这事不需要超人,而且也不需要勇气。这只需要闭上眼睛一按。对此必须永远当心。可是在街上就能学到许多这方面的知识。首先必须始终圆滑,而且你还必须能够始终同时站在篱笆的西边、你必须有胆量,你需要有才智,而且你必须狡诈。对你与你打交道的每个人,你都必须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必须学会,谁能够相信以及谁不能相信,可是对任何人都不能一开始就完全相信。首先是警察,特别是地方警察和联帮调查局人员你绝对不能相信。他从你这里拿钱,那他也会从旁人那里拿钱。他将会把你出卖给另外某个人。在大街上就象在大学一样。你每天都可以学到新东西。唯一不同的是,你拿不到大学文凭。考试合格表现在,你能生存下去。每天早晨你睡醒了,就算你考试通过。如果你是黑手党徒,如果你做到早晨醒过来,那是件最重大的事。这就好比你抽到了上上签。最笨的人也能弄到钱。他可以洗盘子,靠这挣钱。但是如果有5000个流氓出于某个原因极力要将你干掉,那么做到每天早晨起来就比较困难。因此你在醒着的每个时刻都必须留神。要想在新英格兰“办事处”干出一番事业来,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4.不出面的老板

凡是在新英格兰地区巧妙办成的事情,帕特里阿卡总会得到他的份额。他总要分享好处。这是在“办事处”长期以来形成的一条规则。从伪造支票诈骗钱财、抢银行、抢赌尝到破产买卖、保护行当以及捣鼓股票、债券、欺骗赌博等等,凡是成功了的都有帕特里阿卡的一份“赢利”。但是帕特里阿卡又从不分担损失。他就是这么一个头领。有一回,特里萨从沃尔特·贝内特那里买来一车偷来的香烟。为这批货,特里萨预付给他22000元,这钱是从帕特里阿卡那里设法弄到的。在特里萨把钱交给贝内特的第二天,贝内特就被按帕特里阿卡的命令干掉了。帕特里阿卡对所发生的事一句话也没对特里萨说。原来这批货是放在里维尔的一个车库里的,有一个好奇的妇人看见人们进进出出,将香烟朝外搬。她报告了联邦调查局,结果怕有香烟被没收了。帕特里阿卡是不会多管这件事的,在这种时候,他所想的全部问题只是要回他的22000块钱。他只是在有利可图时是伙伴,在赔本时却不是。特里萨把这钱还给了他。帕特里阿卡要从好处中取得他的份额,而每个用他的钱办蠢事的人都将送命。人们清楚记得与一个老“马菲奥索”有关的一件事。此人人们喜欢叫他唐·佩皮诺,他的真名叫约瑟夫·莫迪卡。莫迪卡是顾问委员会成员,他名望很高。对于一个老人来讲,他非常活跃。莫迪卡与一个名叫乔治·卡塔尔的金融家共同建立了一个公司,他们称之为美国信贷公司。为了建立该公司,他们向帕特里阿卡、塔梅莱奥和安朱洛共借了30万元。卡塔尔愿合伙是因为他乐意与黑手党徒交往,所以他投入了一大笔钱,大约20万。基于某种原因,卡塔尔非常害怕莫迪卡,或许因为他是个老资格的“马菲奥索”。公司的人中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是莫迪卡的亲戚,莫迪卡真的把他插到心脏中了。有一天帕特里阿卡说,这个年轻人挥霍了公司大量的钱。特里萨接到莫迪卡的电话,去到他那里。“文尼,”他说,“他们想要我杀掉这个青年。”他吼叫——这个在过去曾大显身手的老于世故的人吼叫,“我不能办。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干……他并不需要钱……但是我不能杀掉这个青年。我没有钱,但我将设法弄到钱。他们一定要……他们说,我必须将这个青年杀掉。我不得不去纽约,找大家去谈。我知道,我丢了脸,但我又能有什么别的……”他大声吼叫,特里萨尽量设法使他平静。后来特里萨接到帕特里阿卡的电话。帕特里阿卡大发脾气。“把这个老家伙带到这里来,赶快!”他叫道。于是特里萨就对莫迪卡说:“大老板想要您到罗得岛去见他。”因而特里萨像经常所做的那样,开车送他去。这事特里萨永远不会忘记。莫迪卡走进办公室;特里萨停在修理车间,可是特里萨能看见帕特里阿卡在使劲抽他的雪茄,并在雪茄蒂上咬来咬去。特里萨从未见过他如此盛怒。突然,特里萨听见莫迪卡的声音。他用拳头捶着桌子。“我要求尊敬!”他向帕特里阿卡喊叫。帕特里阿卡气得发抖。“尊敬?你要求什么样的尊敬?”他对他叫道。“在你派到我那儿的那个青年挥霍了我的钱以后,你还到这里来要求尊敬?”此刻这个老头开始吼叫。“帕特里阿卡,请不要对我讲,要我去杀掉这个青年……我办不到。帕特里阿卡……真是岂有此理!”帕特里阿卡告诉他,他应该从这个办公室出去。因而特里萨不得不开车将这个老头送回。他像一个婴儿。他们既没有干掉他,也没有干掉那个青年,但这只是因为塔梅莱奥劝说帕特里阿卡放弃了这个意图。“他还能干什么,”帕特里阿卡对塔梅莱奥说,“从现在起他是你的贸易伙伴。我不想再在这里看到他。”这就是黑手党重要成员莫迪卡的下场。可是他设法捞钱。他去找卡塔尔,对他大发雷霆,后来卡塔尔却给他弄了这笔钱。此后,莫迪卡就被打入了冷宫。他每星期得到一个装有几百块钱的信袋,另外做一点点贷款和赛马赌注方面的生意,但是他不再参加委员会了。每当他打电话想找帕特里阿卡谈谈时,接电话的人就告诉他,叫他去找塔梅莱奥。这就是帕特里阿卡。他是不容许别人与自己开玩笑的,那怕一刻也不行。

5.王国瓦解

1962年联邦调查局在普罗维登斯的帕特里阿卡的办公室非法装了一个窃听器。1962年至1965年,他们每天都偷听帕特里阿卡与副头领塔梅莱奥以及其他一些人的谈话。1966年10月6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准备进行一次致命打击。

这一天,著名杀手巴博扎及其3名同伙被波士顿市警察局逮捕。在他的车中发现了一支装好子弹的军用机枪和一支45毫米的手枪。此刻警察局开始施加压力,以诱使帕特里阿卡犯一些灾难性的错误。这时候在保释巴博扎的问题上,新英格兰黑手党内部发生严重的矛盾和冲突。帕特里阿卡、塔梅莱奥决心杀掉巴博扎,不论是在监牢里还是在外面。他们对巴博扎的一个朋友明确表示:“请你转告巴博扎,他要被干掉,不管是死在狱中还是死在外面。这是头领说的,是帕特里阿卡本人的意见。”不久在联邦调查局的密探再次会见巴博扎时,巴博扎便决意但白交待。结果,是帕特里阿卡自己把巴搏扎推到了以守为攻的地位。巴博扎什么都坦白交待了。由于他的交待,帕特里阿卡、塔梅莱奥等许多人都被判了刑。塔梅莱奥被起诉时,他终于被免职。在他活动的最后一年,他的行为举止都变了样。他到处追逐年青女子,让给他提供美女的忠实走卒罗西和卡尔迪洛为所欲为。他由一只狡猾的狐狸变成一只凶恶的狼,由一个主持日常事务的谦逊的人变成一个粗暴的头头。他不能容纳反对的意见,他失去了黑手党人对他的尊敬。塔梅莱奥最终被判刑时,帕特里阿卡对他的部下说:“这是他自己的过错,他在晚年得了手发抖的毛病”帕特里阿卡这么说使他的部下很震惊。这两个人本来是心灵相通的。塔梅莱奥作指示,帕特里阿卡总是点头。他从来没有批评过塔梅莱奥的行动。塔梅莱奥出了事,他很痛苦,但是老实说,塔梅莱奥要是不进监狱,还是继续这样下去,帕特里阿卡迟早会叫人把他干掉的。塔梅莱奥因谋杀罪坐牢时,帕特里阿卡任命马斯特罗托塔罗为他的副手。

1968年12月,帕特里阿卡手下的武装抢劫行家——雷德·凯利由于抢劫装甲汽车,涉及到524OOO元的案子而被捕,他在得到官方能够保护他的家庭的许诺后,也开始坦白。于是,在帕恃里阿卡的王国里,一下子形成了雪崩。但是直接导致帕特里阿卡和所有黑手党入身陷困境的则是路易·福克斯·塔利亚内蒂。塔利亚内蒂是帕特里阿卡最亲密的杀手和最会挣钱的伙计之一。他因偷税漏税而受审。在被判刑前,他的律师得到暗示,说联邦调查局在帕特里阿卡的办公室里装了窃听器。律师劝塔利亚内蒂承认一切以争取减刑。但塔利亚内蒂以为这是当局的一条诡计,为的是吓唬一下。帕特里阿卡叫他蹲满刑期,但他固执己见,一定要他的律师叫联邦调查局把录音带拿出来。联邦调查局照办了。但对帕特里阿卡来说,一切都毁了。联邦调查局只让放了窃听器录下的一小部分内容,更确切地说只涉及到塔利亚内蒂。但是录音带使整个“办事处”和它的一切行动暴露无遗,把他们有关谋杀、抢劫和收买政界人士的谈话内容公之于众。报道连篇累赎,洋洋万言。所有认识帕特里阿卡的人都绕道避开他,好像他是瘟疫似的。帕特里阿卡由于愤怒几乎失去理智。他想立即处死塔利亚内蒂。他没有这样做。但是塔利亚内蒂从刘易斯堡监狱被释放出来返回普罗维登斯后还是遭殃了。还在刘易斯堡时,就有朋友警告过塔利亚内蒂:“路易,你是百万富翁,你有大型游艇,你长期航行去吧。帕特里阿卡是不会放过你的。要是你回去,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吃子弹。”塔利亚内蒂对此不加考虑。他说,他必须回去。许多年轻的恶棍将他一生所经营的赌博和贷款买卖接管了。他发誓要将他们清除,并将一切都弄得井然有序。但是,1970年2月6日两个杀手将他和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一起干掉了。干掉这女人是为了不留下人证。新英格兰黑手党王国瓦解了,帕特里阿卡不得不在亚特兰大蹲5年监狱。他进监狱后,对于那些曾经是他属下的人来讲,面临的只有重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