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小说网 > 奇幻 > 大师的故事最新内容列表

大师的故事

作者:天使梦小幻

类型:奇幻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十七章 DLC番外-平静的生活(完)

最后更新:2022-08-24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阿智在单位里有一个新绰号——大师。

这是大贾子给起的,尽管不少同事觉得这个绰号挺好听,都对着阿智如此称呼,不过,其真实含义却只有阿智、大贾子等几个死党知道。

这个绰号的得来,缘于阿智的业余爱好之一:爬格子、写豆腐块儿。

阿智说话喜咬文嚼字,亦好舞文弄墨写一些东西,以往还偶尔在网络媒体上发表一篇。不过自那年“五四”青年节之后,阿智在网络上的作品多了起来,他每每提及自己的作品,便难掩喜悦之色。

若问阿智网络作品的多寡却与“五四”青年节何干?盖因其间存有因果关系也!

那次青年节,单位组织年轻职工演讲比赛,不少青年人都登台一展风采。这次会议组织者高抬阿智,让他做了一名评委。

在前排就坐的阿智,由于肩负着评委的重任,所以他认真地听着每一位演讲者声情并茂、慷慨激昂的朗诵,听着、听着,他感到自己也年轻了几岁,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整个比赛过程中,阿智负责任地给各位参赛者打分儿。听到最后,他觉得参赛者小王等几人的演讲内容很好,只是文字似乎同出一人之手。不过,演讲比赛只重表演、重抒发,而不重文字内容,所以,几个人即便是用的同一份稿件倒也无妨。

会后的一天,恰巧小王因公务来到阿智的办公室,办完事儿后,阿智顺便问她:“你那天演讲得挺棒,讲稿的文字也很华丽,只是还有几位与你的内容一样,不知是你们哪位的手笔?”

小王听后莞尔一笑,她说道:“不是我写的,也不是他们几个写的。”

“那是谁写的?”阿智感到奇怪了。

“其实很简单,我们都是从网上荡来的。”小王道出了真情。

“我们演讲行,但是写东西就不行了,故而借助于网络。”小王又补了一句,说得很坦白。

“哦,原来如此。”阿智听后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正应了那句老话,“言者无心、听着有意”, 小王不经意的一番话,对阿智却有醍醐灌顶之功效,他顿时大彻大悟了:“以前写东西时经常有江郎才尽的感觉,很多天也憋不出一篇像样的文字来,何不效仿小王他们,也从网上荡来?”

阿智做事历来是雷厉风行的,他很快就在网上当起了“荡工”,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越“荡”越频繁了,自然他的网络“原创”作品也快速增多了,不久便跻身于某个热门网站活跃作者的行列。

当然,阿智毕竟比小王他们“勤劳”得多,他会将“荡来品”改造一番,至少要做三件事:一、题目要重起;二、人名、地名要更改;三、某些情节要稍作变动。

经过如此翻修,一篇阿智的“原创”制造完毕,这可比他自己冥思苦想的省劲儿多了。

尽管网站的编辑曾不止一次地暗示阿智:“您的此篇原创文章似与他人已发表过的某篇文章极为相似。”但是阿智依然乐此不疲,照“荡”不误。

也该着阿智栽跟头了。

那一天阿智、大贾子等死党在办公室闲聊,大贾子他们正在调侃阿智是瓷公鸡不拔一毛,想吃他一顿请得有多难时,同事老宋推门进来了。

大家寒暄了几句之后,大贾子对老宋说:“宋公,你是咱们单位有名的老笔杆子,不知是否在网络上发表过作品?”

老宋谦虚地说:“偶尔有拙作在网上露面,不值得一提。”

大贾子带着些吹嘘的口吻接着说:“咱们的小笔杆子老智可是有名的网络作者啦,几乎天天有大作发表。”

俗话说:“惺惺惜惺惺,好汉识好汉”,听到大贾子如此说,老宋顿生兴趣,急切地对阿智说:“可否即刻让老夫一览君之大作?”

阿智自豪地说:“当然可以。”随即打开了他近来时常露面的网站,并点击了昨天才发表的一篇描写夫妻感情出现危机后,因突遇偶然事件促使其回心转意,复又和好的故事,请老宋浏览。并言道:“请宋公不吝赐教。”

老宋说了一句:“不必客套。”便阅读起来。谁知老宋看着、看着,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对阿智说:“你打开某某网站。”

阿智打开了老宋提示的网站后,突然心里乱扑腾开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那篇荡来的描写夫妻感情的故事,其原产地恰恰就是这个网站。

“千万别让我打开那篇作品呀!”阿智心里默默地祷告着。

“你打开这篇故事。”老宋又说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老宋简直就是一个‘克格勃’呀!他怎么知道我荡的就是作者笔名像个老外的这篇故事呢?”此刻,阿智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

无奈之下,阿智还是不得已地打开了那篇故事。

“你们几位都过来看一看,这篇故事与阿智的那篇是否相似?”老宋蛮严肃地对大贾子等人说道。

两篇故事的文字都太不长,几个人很快就浏览了一遍,两篇故事似乎同出一手,只有几处略有不同而已,显然是某一篇抄袭了另一篇。而老宋说的那篇故事,发表时间是在半年前。

谁是抄袭者,不言自明!

“老智!你竟然抄了别人的文章?”大贾子快人快语地叫喊道,他没等阿智回答,随即又问老宋:“你早就看过那篇故事?”

“那个西洋名字便是本人的笔名。”老宋如实回答。

糟糕!冤家路窄!

“这个老宋,偏偏用个老外的名字做笔名,我还以为荡老外的文字最安全呢?老宋可坑得我不浅呀!”阿智暗忖。

这时,阿智真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太丢人现眼啦!

“老智呀,老智!我还以为你除了是个瓷公鸡之外,别的方面都是完美无缺的呢,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大贾子气急败坏地冲着阿智指点着。

阿智就像闯了大祸一样羞愧地低头无语。

“你小子被小吕给偷了钱包还要骂三天呢,怎么自己就能抄别人的文章去发表呢?那叫剽窃,你懂不懂?其性质也是偷、也属下三滥!”虽然大贾子日常总是大大咧咧的,但是遇上不平之事却眼里不揉沙子,所以他又接着气不忿地数落开了阿智。

大贾子这一通谴责,更羞得阿智无地自容啦。

“不过,幸亏宋公是自己人,不会太计较你小子的,但你以后得痛改前非。”大贾子继续教训阿智。

接着,他又冲着老宋说:“宋公你说对不对?”这个大贾子还真不含糊,就这一会儿,红脸儿、白脸儿全让他自己给唱了。

“对!贾君说得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看到阿智极其尴尬、大贾子又如此义愤填膺,老宋也忙缓和着说道。

随后,大贾子突然话锋一转,对阿智说:“老智,你已铸成大错,为了表示确有悔改之意,今天非得请宋公喝酒,以示赔罪,我们哥几个也舍命陪君子一次,你以为如何?”

这一军将得太是时候了,闹得阿智没有一点儿退路啦,只能像鸡啄米一样地连连点头。

……

在阿智做东的酒宴上,大伙痛痛快快地吃喝了一通儿。酒足饭饱之后,大贾子冲着阿智感慨道:“瓷公鸡终于拔毛了,不易啊!”

“求求你,就别损我了!”阿智央告道。

“咱们不能白吃老智的,得送他一个雅号。”大贾子转脸冲着其他几位说。

“什么雅号?”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就叫老智大师如何?”大贾子询问各位。

“剽窃大师乎?”有一位伙计拽着词儿插了一句。

“打住!虽然是这个意思,但是只许叫简称——大师,不然老智太难为情。”大贾子纠正道。随后,他又对大家说:“老智抄宋公文章这件事儿,只能咱们哥几个知道,不得外传,这是纪律。谁要说出去了,就罚谁请三次酒,同意的举手。”说完,他自己先举起了手。

在场者,除了阿智、大贾子、老宋之外,还有两个死党。五个人一致举手同意严守大贾子宣布的纪律,绝不外传。

所以,此后不知情的年轻人们常尊称阿智为大师,全都高看他一眼。

后来,阿智继续在网上隔三差五地发表文章,不过,他再也没有干过“剽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