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小说网 > 仙侠 > 我在北宋请笔仙最新内容列表

我在北宋请笔仙

作者:苏州老杨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270 伸手

最后更新:2022-08-29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扶乩起于中国古代,最早见于刘宋时期刘敬叔的《异苑》,时人通常在正月十五,在厕所或猪栏边迎接紫姑神,凭偶像的跳动,卜未来蚕桑。

扶乩要准备带有细沙的木盘,没有细沙,可用灰土代替。乩笔插在一个筲箕上,有的地区是用一个竹圈或铁圈,圈上固定一支乩笔。扶乩时乩人拿着乩笔不停地在沙盘上写字,口中念某某神灵附降在身 。所写文字,由旁边的人记录下来,据说这就是神灵的指示,整理成文字后,就成了有灵验的经文了。扶乩来源于古代占卜问神术。人们有了疑难,就通过龟卜、蓍筮向神祈祷,请求神灵指示,预测吉凶,再根据神的指示去办事。西汉以后,产生了大量的谶纬书,道教法师们承袭其技,扶乩降笔,依托神灵降受道教经书,在魏晋时期开始大量涌现。宋、元、明、清,占卜扶乩之风愈盛,在现存道经中占有相当一部分即有此而来。



扶乩是古人一种问卜方法

所谓〔乩手〕,就是指帮助善信与神祇沟通的凡人。要成为〔乩手〕,一定要与神祇有缘,及经过长时间训练才可,而且要保持心境平静,斋戒更是少不了,〔飞雁洞〕的〔乩手〕更规定不可结婚。 〔开乩〕亦有一套步骤,善信要跪在坛前,招南蛳蓭熖岢鰡栴},但不用口讲,只要在心中询问,〔乩手〕就会感应仙师回覆的答案,用〔乩笔〕在指定的乩盘写出来,再由其他助手笔录记下来,当〔乩手〕停笔之时,就表示完成。

扶乩,《辞海》的解释是“一种迷信,扶即扶架,乩指卜以问疑……,”也叫扶箕、扶鸾,与扶乩相似的法术,世界各地都有。另据《中华道教大辞典》解释“扶乩是古代“天人沟通”术的一种,又名扶鸾……”。英文为Sciomancy或Planchette.Writing意即箕占、筛占、乩占等。扶乩的最早纪录见于我国东晋时期,唐时传入日本,由日本传入荷兰,再由荷兰传入欧美各国,在日本叫做“灵子术”,西方国家称扶乩的板为“维吉板”,研究扶乩的组织叫“灵学会”,能够组织扶乩和与神交流的人称“神媒”或“灵媒”。美国前总统威尔逊生前笃信扶乩,有一次乩盘上写出了许多古代希伯来文,当时在场的人都不认识;英国著名生物学家查理、达尔文的哥哥伊拉斯马斯等都接触扶乩。达尔文坚信扶乩,经常在自己家里组织扶乩会,达尔文曾经参加了一次扶乩会,但中途退场了。达尔文的好朋友、著名生物学家赫胥黎对扶乩虽然持怀疑态度,但经常参加扶乩会,而达尔文的另一位好友、著名科学家华莱士却是扶乩的坚决拥护者。

东晋哀帝年间(公元362至365年),江东一带天师道盛行,时任护军长史的许谧举荐能够通神的杨羲,到会稽王司马昱(后为晋文帝)府上做事。许氏世代信奉天师道,他们在京都建业(今南京)设立乩坛,许谧为坛主,杨羲为乩手兼纪录人,最初的道教《上清真经》31卷,就这样出自他们扶乩之手,但后世学者多疑他们假托神明自己造作。至北周武帝天和年间(公元五六六至五六九年)时,有一位叫王灵期的道徒通过扶乩,增修《上清经》达到186卷,其中127卷已经印行,成为道教上清派的基本教义。



我国历史上,民间扶乩多在正月十五日夜里,迎请紫姑神,卜问来年农耕、桑织、功名之事。唐代李商隐就有“羞逐乡人赛紫姑”的诗句。

宋代民间流行扶乩,以文为盛。沈括《梦溪笔谈》“近岁迎紫姑仙者极多”。宋代洪迈《夷坚志》详细描述了扶箕的情形。陆游在《箕卜》诗描述说:“孟春百草灵,古俗迎紫姑。厨中取竹箕,冒以妇裙襦。竖子夹相持,插笔祝其书。俄若有物评,对不顺臾,岂必考中否,一笑聊相娱。”陆游以扶乩作为娱乐,一笑了之。扶乩的兴起与科举有关,读书人临考前心中空虚,就以扶乩祈求神示,陆游在诗中说的“岂必考中否”就是预测科举事。据记载,清顺治年间,有个男子扶乩。“乩仙”降临后,该男子问:仙从哪里来?乩书曰:“儿家原住古钱塘,曾有诗篇号断肠。”该男子又问:仙是何姓氏?乩书曰:“犹传小字在词场。”因为该男子不知道有《断肠集》,看见乩文有“儿家”两字,知道“乩仙”肯定是女子,便猜测道:“仙莫非是苏小小吗?”乩书曰:“漫把若兰方淑士,”该男子还是不解又问:“莫非是李清照吗?”乩书又曰:“须知清照易贞娘,朱颜说与任君详。”该男子这才恍然大悟,知道是朱淑真降坛,于是一问一答,“乩仙”写成《浣溪纱》等词后离去。因为该男子不通诗文,不知道朱淑真的诗作《断肠集》,所以这里“乩仙”的文采,明显高于该扶乩者,乩文由扶乩者造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曾有人扶乩,迎来吕洞宾降乩作诗云:“此间鸡犬亦神仙,信是桃源别有天。觉得春风都着意,绿杨如画柳如烟。”似乎仙界也一样的拥有鸡犬、春风、杨柳等人情风物,炫耀之色溢于言表。另外传说还有人在扶乩时,遇到谭嗣同降坛作诗:“亚陆已无华世界,轮回尚有泪汍澜。这回莫问人间世,渺渺天风送玉鸾。”谭嗣同参与戊戌变法失败遇害,死后似乎也陷入悲苦无奈的处境。

两千年来,扶乩的用具几乎没有变化,一般有专用的木制沙盘和三角形、丁字形乩架,或笸箩、筛、箩等。随着时代变迁,降临乩坛的角色有与时俱进的特点,据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考证:降临乩坛的一般为鬼、神、仙等角色。清末民初,“在‘同善社’降坛的有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耶稣、拿破仑、华盛顿、托尔斯泰等等”。人们对扶乩的真假与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待扶乩的态度长期莫衷一是。另外,近年来在一些大学校园里,流传着碟仙、笔仙、银仙、筷仙等,也是扶乩的不同表现形式。当然,早在1934年上海滩就曾经流行过碟仙。一般来说扶乩的方法是用乩笔在沙盘上写字。乩笔就是两根小木棒,钉成丁字形。沙盘是簸箕上放沙或米。进行扶乩活动时,烧香点烛,请神下凡,让乩笔在沙盘上抖动。巫师就根据沙盘上的图形说出是某词某句,根据这个词句预测吉凶。各地区各时期的扶乩方法大同小异。但在甘肃通渭民间扶乩的形式是由两位老者,跪在地上双手握紧板凳的四条腿,每人握紧两条腿,向神问世,如果不是,板凳摇晃的非常厉害,两人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控制。这种形式的乩神只能表达是与否而不能书写文字。

古代学子以乩仙示题。《子不语》卷二十一记载了二桩偶合之事:“康熙戊辰会试,举子求乩仙示题,乩仙书‘不知’二字。举子再拜,求曰:‘岂有神仙而不知之理?’乩仙乃大书曰:‘不知不知又不知。’众人大笑,以仙为无知也,是科题乃‘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三节。又甲午试前,秀才求乩仙示题,仙书‘不可语’三字。众秀才若求不已,乃书曰:‘正在不可语上。’众愈不解,再求仙明示之,仙书一‘署’字,再叩之,则不应矣。已而题是‘知之者不如好之者’一章。”乩仙的手法很模糊,这是其高明处。学子很会联想,以“不知”为“不知命”,以“不可语”为“不如好之”,“署”是四个“者”,这些都与考题应验了。如果实在应验不上,乩仙说的“不知”、“不可语”也算是实话。 学子还以扶乩问前程。《阅微草堂笔记》卷四记载:“姚安公未第时,遇扶乩者,问有无功名。判曰:‘前程万里。’又问登第当在何年。判曰:‘登第却须候一万年。’意谓或当由别途进身。及癸巳万寿恩科登第,方司万年之说。后官云南姚安府知府,乞养归,遂未再出,并前程万里之说变验。”乩仙说:“万年。”可以作多种解释,遥远无期;此途不能;万岁(皇帝)开恩之时,因此求仙者必然可以与其中的一种解释巧合。纪昀对这个故事论述说:“大抵幻术多手法捷巧……所谓鬼不自灵待人而灵也。蓍龟本枯草朽甲,而能知人吉凶,亦待人而灵耳。” 扶乩还教人们如何处世,戒贪、克淫,以谨慎行事。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记载:“海宁陈文勤公言:昔在人家遇扶乩,降坛者安溪李文贞公也。公拜问涉世之道,文贞判曰:‘得意时毋太快意,失意时毋太快口,则永保终吉。’公终身诵之。”由此可见,扶乩有时并不全是迷信。扶乩在明代最流行。《山西通志》记载:“太原府纯阳宫在贡院东天衢,明万历年建。凡起造规划,偕仙乩布置。内八封楼、降笔楼,亭洞幽雅,俱非人思意所及。即对额皆乩笔所题,碑记乃李太白乩笔也。用醉翁亭体,文甚奇俊。”乩仙成了建筑师,李白成了乩仙,亭宇成了扶乩的产物。扶乩术受到统治者青睐。明宪宗时,李孜省为了拉拢势力,通过乩仙说江西人赤心报国,启用了一大批亲信,顾王工以扶乩累官至太常少卿。



扶乩术曾用于官场上的明争暗斗.

《明史·蓝道行传》记载:蓝道行以扶乩术得幸,他为了搞垮政敌严嵩,“乩仙言嵩奸罪”,世宗于是遣放了严嵩。严嵩就与道士田玉勾结,田玉擅长扶乩术,诬蓝道行,蓝道行下狱死。另一个大臣徐阶极力反对扶乩术,他对世宗说:“扶乩之术,惟中外交通,间有验者,否则茫然不知。今宫孽已失,仅非道行所致。且用此辈。孽未心消。小人无赖,宜治以法。”后来,世宗杀了田玉等人。明俞如楫的《礼部志稿》载有马文升《复奏四事疏》:“宜令各该巡城监察御史及五城兵马司并锦衣卫巡捕官逐一搜访,但有扶乩祷圣驱雷唤雨捉鬼耳报,一切邪术人等及无名之人,俱限一月内尽逐出京。”可见,扶战术已经对社会发生很大危害,不然,马文升怎么会如此郑重地上疏?



道教关于扶乩的认识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术”只是弘道演道的一个形式,但是后世学道之人多重视“术”,忽略“道”,并且也有部分人假借神仙之名为非作歹者多。因此祖天师在《想尔注》说:“诸附身者,悉世间常伪伎,非真道也!”第四十三代张天师《道门十规》中说:圆光、附体、降将、附箕、扶鸾、照水诸项邪说,行持正法之士所不宜道,亦不得蔽惑邪言,诱众害道!《太上天坛玉格》云:“一切上真天仙神将,不附生人之体,若輒附人语者,决是邪魔外道,不正之鬼。”又说:“或称上真降驾,凭附生人……遂為天魔外道五路大鬼侵入法坛。”故岂可不慎之!白玉蟾祖师曰:"汉天师有云:'今之学法之士,不本乎道,不祖乎心,人自为师,家自为学,以开光附体为奇,以影迹梦想为妙,其所召之将吏,则千百姓名;其所补之法职,则真人使相。或以师巫之诀而杂正法,或以鬼仙降笔而谓秘传,问之则答为依科,别之则执为真授,嘻!邪师过谬,非众生咎,一盲引众,迷以传迷。哀哉!'"

《道法会元》也有“师曰:附体、开光、降将、折指、照水、封臂、摄亡坠旛,其鬼不神,其事不应,皆术数也,非道法也。知此者,可明神道设教耳,知道者不为是也”。自此以后,扶乩多走向民间,道教中少见。



清代有扶乩世家,以扶乩为业。

《子不语》卷二十二记载:“乾隆丙午,严道甫客中州,有仙降乩巩县刘氏,自称雁门田颖,诗文字画皆可观,并能代请古时名人,如韩、柳、欧阳、苏来降。刘氏云:‘有坛设其家,已数载矣。’中州仕宦者,感敬中信之。”

1945年夏初,重庆成立了国际宗教研究会,发起人为了撰写宣言,便组织扶乩,请济公降临乩坛为研究会题写宣言,曾经出任中国驻印度等国外交使节、信奉基督教的卢春芳先生,亲眼目睹并记录下济公降临乩坛题写的乩文,济公以“锺灵毓秀”为韵,题写了中英文对照的《国际宗教研究会宣言》。

在现代,人们认为扶乩术有很大的欺骗性,焚香设祭,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根据沙盘纹路就断言是某种词句,以之预测事物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解放后,政府取缔了扶乩术。现在闾山道港澳台等海外华人圈还保留扶乩的形式。

《我在北宋请笔仙》最新内容(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270 伸手
269 救援
268 反驳
267 面积
266 大意
265 典型
264 坏情况
263 追溯
262 烟头
261 挖洞
260 没想到
259 蛇尾银鸢
258 往事
257 诡异
256 直捣黄龙
《我在北宋请笔仙》正文
第一章 林氏棺材铺(作品已签约,求支持!)
第二章 请笔仙(新书求收藏,票票)
第三章 争端(前31章为古代架空世界)
第四章 斩妖司
第五章 酬劳
第六章 官邸诡事
第七章 端倪
第八章 奖励
第九章 连城剑法(作品已签约)
第十章 情报
第十一章 祠堂诡话
第十二章 交手
第十三章 林年的预感
第十四章 端倪(两更,求月票收藏)
第十五章 湖妖
第十六章 获救
第十七章 相遇
第十八章 富绅之死
第十九章 迷夜寻踪
第二十章 书生断案
第二十一章 欲擒故纵
第二十二章 庸古客栈
第二十三章 潜伏
第二十四章 石洞
第二十五章 奇怪的声音
第二十六章 交手
第二十七章 刀光剑影
第二十八章 蛇妖
第二十九章 林年的猜想
第三十章 水落石出
第三十一章 寻找解药
第三十二章 事端(正式进入仙侠世界)
第三十三章 林年的提升
第三十四章 冰山雪蟾(3000字)
第三十五章 诡谲村落
第三十六章 意外奖励
第三十七章 驱尸粉
第三十八章 雨中鏖战
第三十九章 突破
第四十章 监妖室
第四十一章 生死游戏
第四十二章 狐妖现身
第四十三章 幻境
第四十四章 再见小青
第四十五章 有凤来仪
第四十六章 来龙去脉
第四十七章 还我鸡汤
第四十八章 崇明玉簪
第四十九章 采药人
第五十章 应敌之策
第五十一章 山洞
第五十二章 追根溯源
第五十三章 深渊
第五十四章 计较
第五十五章 识破
第五十六章 回归
第五十七章 敢问路在何方
第五十八章 楚云禾
第五十九章 神秘镖局
第六十章 林年现身
第六十一章 交涉
第六十二章 教训
第六十三章 身份
第六十四章 变故
第六十五章 剑拔弩张
第六十六章 狡辩
第六十七章 开战
第六十八章 天方夜谭
第六十九章 辩论
第七十章 狂暴丹
第七十一章 顾虑
第七十二章 结果
第七十三章 生气的楚云禾
第七十四章 尊敬
第七十五章 起因
第七十六章 副作用
第七十七章 改观
第七十八章 邀请
第七十九章 惊人的
第七十九章 往事
第八十一章 决心
第八十二章 反对
第八十三章 顾虑
第八十四章 继续讨论
第八十五章 复述
第八十六章 讲述
第八十七章 经验之谈
第八十八章 林年的为人
第八十九章 争吵
第九十章 开箱
第九十一章 神秘货物
第九十二章 言论
第九十三章 吵架
第九十四章 商议
第九十五章 血魔老祖
第九十六章 传闻
第九十七章 立场
第九十八章 起源
第九十九章 情绪化
第一百章 回顾
101 缝尸人
102 藏经阁
103 无题
104 对话
105 导火索
106 瘦头陀
107 巴掌
108 山洞
109 打算
110 威胁
111 真性情
112 试探
113 怀疑
114 吓人
115 直觉
116 威胁
117 胖使者
118 绑架
119 难受
120 新方法
121 解释
122 官场
123 商榷
124 黄雀在后
125 因果
126 动手
127 一拳胜负
128 抉择
129 黄口小儿
130 冲突
131 独立思考
132 后怕
133 达摩院
134 责任
135 惊讶
136 激动
137 讨论
138 后果
139 下山
140 追逐
141 踌躇
142 下山
143 得罪
144 指日可待
145 继续讲述
146 方法
147 理解
148 传话
149 表态
150 担当
151 监牢塔
152 后悔
153 刚强
154 第二层
155 罗汉堂
156 突兀的事情
157 玩完
158 牢记
159 二十四经
160 少林寺的丑闻
161 往事如烟
162 我等你
163 男子汉
164 来之不易
165 难点
166 心结
167 密道
168 废话
169 道理
170 死去的人
171 黑蛇
172 农夫与蛇
173 方案
174 蛇族
175 囚牢
176 决定
177 防守
178 烟雾弹
179 汇合
180 纸上谈兵
181 狠毒
182 卧底
183 投降
184 下手
185 向前看
186 报答
187 复述
188 俘虏
189 以和为贵
190 投鼠忌器
191 自己的路
192 职责
193 不平衡
194 想法
195 谈判
196 卑鄙
197 三人成虎
198 世界的主题
199 希望与风险
200 计划开始
201 雾里看花
202 换位思考
203 本心
204 识相
205 带话
206 面具
207 幌子
208 商榷
209 翻云覆雨
210 假慈悲
211 合则两利
212 按兵不动
213 小人物
214 将心比心
215 达摩
216 立地成佛
217 不可逆性
218 处境逆转
219 古话
220 留意
221 例子
222 情报
223 泥菩萨
224 掩饰
225 升级
226 警惕
227 明天
228 选择权
229 遗憾
230 真相
231 诉说
232 本分
233 超越自己
234 公道
235 出错
236 叙述
237 孙悟空
239 时代
240 春暖花开
241 滴水不漏
242 资格
243 互相理解
244 孔子
244 不悔
246 不同的路
247 继续讲述
248 往事如烟
249 未知
250 前进
260 意外发现
252 小竹片
253 雷管
254 蜘蛛
255 抽烟
256 直捣黄龙
257 诡异
258 往事
259 蛇尾银鸢
260 没想到
261 挖洞
262 烟头
263 追溯
264 坏情况
265 典型
266 大意
267 面积
268 反驳
269 救援
270 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