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小说网 > 玄幻 > 师尊你不对劲啊最新内容列表

师尊你不对劲啊

作者:下雨要带伞

类型:玄幻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昨晚熬夜看比赛了,更新推迟一下

最后更新:2022-09-22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苦追师尊三个年头,我抱头痛哭了几百个日日夜夜。

何谓高冷师尊狠狠调教?这三年我算是小有体会。

也罢也罢,流水无情,落花有意,师尊旁边的小狐狸看我的眼神一直不对劲,师尊泡不到,泡他的小狐狸不过分吧?我背着师尊跟他的灵兽谈恋爱了。

——【已完结】点赞评论支持下~关注后获得更多好故事推送!

我发誓,绝对不是我先主动的!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对一只浑身是毛的牲口产生想法?是他!哦不,是它!若不是它在我三番五次对他的主人告白失败后悉心安慰我,甚至化成人形「色诱」

我,我怎么会放弃做人的底线与一只灵兽搞起了地下恋情!「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师尊知道!」

不仅不能让师尊知道,这全景明宫上下众师兄弟姐妹一个都不能知道!若是知道了,我这把老脸还往哪儿搁,那些师兄弟们估计要笑掉大牙。

更何况早在半年之前,我已经放出狠话,说一定会把师尊追到手……我捧着祭夜的俊脸一脸严肃,瞪着眼睛提醒他此事非同小可。

虽然你长得帅还好 rua,身材好会撒娇,但归根结底我挖的可是一峰之长师尊的墙角,并且在此之前我想挖的还是他本人……眼前的男人眸色微动,上一秒还是一脸享受的惊喜雀跃,这一刻脸色已经宛若跌落谷底。

「你心里还有主人是不是?」

祭夜抬腕握住我还在他脸上的手,低眸望着我的脸,眼底难掩失落的神态却是让我心疼得不行。

「好祭夜好祭夜,我心底只有你一人。

但是师尊向来处事严厉,若是叫他知道咱俩私定终身,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更重要的是,当时追他追得轰轰烈烈的可不是别人……虽说他顾及师徒情分没有明面拒绝我,但字里行间的暗示我还是听得懂的,什么叫「小梨做事向来三分钟热度,若真有这份赤诚心,不如将御剑术再精进一层,如此不比每次向我讨祭夜的强?」

师尊真讨厌。

他见过谁的三分钟热度有这么久的,再说了,我当时向他讨祭夜,不都是找借口多跟他见面多跟他交流嘛。

他倒好,借此苛责我学习不用功,呜呜呜……这种暗戳戳的拒绝最伤我心!我承认这样做很渣,但是拜托,三个年头没泡到师尊反手就被他灵兽拿下这件事超糗的好不好!这三年来,嘲笑过我的师兄弟不说上百,几十也有了,可当时我一心只想着师尊,被那一席飘飘白衣迷了心窍,谁也不听谁也不瞧。

如今啪啪打脸,结果恋爱对象竟还不是「人」

?还恰好是师尊的灵兽?你叫我怎么好意思官宣嘛!「小梨,你倒是瞧瞧我啊。」

祭夜满脸委屈,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睛想让我与他对视,想必是刚刚思绪万千一时冷落了他。

我回过神来,视线停留在他脸上,见他一双狐狸眼梨花带雨,眉目含情,分外妖冶。

一张脸生得跟妖孽似的,性子却是软软糯糯,叫人欲罢不能……哦不说我还忘了。

祭夜本身就是只狐狸,勾人估计是天生的。

「瞧着呢瞧着呢,祭夜生得这样美,叫人移不开视线,我要时时刻刻看着才好。」

我对上那双含情眼。

墨色长袍迎风微荡,祭夜眸色微动,唇角终于带了笑,俯身向下对上了我的唇。

「堵上这张贯会哄人的嘴。」

「师尊性子冷淡,我们得让他慢慢接受嘛……」

「如何接受?」

祭夜眼尾泛红。

「心悦主人的时候便巴不得昭告天下,与我便要藏着掖着……」

祭夜嗔怒。

……之前说祭夜性子软软糯糯那句话当不得真,兽根顽劣,这一点这时表现得尤其明显。

云销雨霁后便又得将祭夜送到师尊那儿。

咳咳确实挺赶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嘛。

我半跪着做了个揖:「师尊,徒儿还祭夜来了。」

「最近祭夜倒是借得勤。」

师尊坐在桌前饮茶,雕花玄色杯子凑在嘴边,唇角被茶水润色的光泽通透,肌肤胜雪面如冠玉,一席白衣绝尘气质飘飘若仙。

我一抬眸便正好与他对视,啧啧啧,当初就是这双温润如水的眸子将我勾得五迷三道。

「嘿嘿徒儿愚笨,御剑术老是学不会,亏得祭夜精通飞行术,每每陪我练习护我周全。」

说来惭愧,连只狐狸都会飞了,我还没学会。

不学无术程度确实可见一斑……不过我为自己正名啊,除了这御剑术,其余法术我可是精进的,每次考核还名列前茅呢。

但是恐高是硬伤!好在师尊也是理解的,由着我性子叫我慢慢克服,我也才有了理由向他借祭夜。

「嗯,确实愚笨,到外头可不能说是我座下的弟子。」

师尊放下茶杯轻笑起来,站起身子往内殿走。

我知道他是故意调侃我,侧头跟祭夜使了个眼色就跟了上去。

祭夜不知道我要干嘛,只见我还像以前一样紧巴巴跟着他主人,脸色有些难看地跟着一起进了内殿。

「师尊师尊,我要同你讲件事。」

没等师尊停下,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出声。

「表明心意的话不用天天说,为师已经知……」

「不是不是,师尊,往日徒儿想不通,今日徒儿总算想明白了。

强扭的瓜不甜,徒儿悟了,才知道这些年几乎天天过来打扰师尊是何其不尊重,师尊念及师徒情谊没有惩戒徒儿,但心里恐怕早就已经不堪我扰厌烦得紧了,徒儿不知悔改不说,甚至变本加厉……」

我表情丰富情绪到位,将悔恨之意表现得栩栩如生,喘了口气接着说道:「嘿嘿师尊你放心,往后徒儿不会了,不过这祭夜还是得借的,徒儿那御剑术……」

「你什么意思?」

师尊略显僵硬顿住脚转了身子,回过头来面上竟然带了愠色。

我一时有些紧张害怕,不是吧,一听我要借祭夜就不乐意了呜呜呜。

我的祭夜啊我的小心肝我该怎么办?「三……三日借一回行吗」

我一脸苦相转头看祭夜,他本来也是惊喜我与师尊坦白,但如今师尊一脸不悦,想必他那笨蛋脑筋肯定琢磨不透。

我又回过头看师尊,想着三日一回已经是我的极限。

他却冷眼盯着我不出声,面色难看得叫人害怕,救命啊,上个月我将他最心爱的南海茶叶弄翻他都没这样盯过我!「五……五日一回可好?」

依旧是沉默……「若是七日一回徒儿这御剑术估计怕是……」

「往后到我这来练。」

师尊眼睛里简直有把火,灼得人不敢直视。

我想师尊一定是舍不得再将祭夜借给我了。

不然他怎么宁愿冒着继续被我纠缠的风险,也不肯耳根清净的任凭祭夜与我练习,自己清闲的品茶赏乐呢?殷梨啊殷梨你的命怎么这么苦,人人你追不到,兽兽你还得偷摸着来。

咱不就想安安分分老老实实谈个恋爱吗,怎么这么难!我原本以为一大早到师尊那儿练御剑术已经够丢人了。

谁曾想在我失败了 N 次之后,在地上摔得灰头土脸之时,我的情敌哦不具体来说应该是前情敌,迈着优雅的步子来了。

「这还未到中秋,殷梨师侄怎得就向我行如此大礼?」

婉昌那做作女人捂着嘴笑得花枝招展,幸灾乐祸一词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赶紧狼狈爬起:「哈哈,婉昌师叔见笑,您来找师尊呀,」

我干笑两声回头又瞥了眼师尊,「那行嘿嘿师尊师叔你们聊你们聊,我不便打扰,我就让祭夜继续帮我练。」

说完我赶紧转身拉过一旁的祭夜,想着追师尊三年来这婉昌可没少给我下绊子。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但她好歹算是我的长辈。

虽然明面上她不敢表现太过,但这暗地里剑拔弩张的,就算我是个傻子都能察觉出来。

不过这现在嘛,今时不同往日,师尊你喜欢就让给你追咯。

我内心窃喜,握着祭夜的手偷偷摩挲,那双欲中带羞的邪魅眸子从开始便一瞬不移地在我身上流转。

他面色潮红。

明明此刻我只握了他的手,偏偏像将他的心都握住了一般。

「站住!」

这还没走三步,师尊语气冰冷似铁,将我吓得一哆嗦。

「祭夜借与你多少回你都不曾有长进,他陪你练又有何用?」

师尊不仅说话语气冷,脸色更冷,瞳孔聚焦点还有意无意掠过我与祭夜相握的双手。

我暗呼不好,刚想松手,师尊的诀却已经捏完,一股无名力便将我二人的手震开。

我痛得龇牙咧嘴,祭夜眸色暗暗也变得奇怪,师尊下手也太狠了!婉昌站在那儿笑吟吟地捂着嘴,幸灾乐祸四个字不要直接写在脸上。

「师兄莫要动怒,殷梨师侄想必已经很努力了。」

好一个明夸暗讽!婉昌看不惯我我知道。

我必须告诉她,我对师尊已经没兴趣了!做不成朋友也没必要做敌人呀!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婉昌师叔,多谢你理解我!」

「嗨师叔你还别说,刚刚我没注意,您今日穿的素白罗裙甚是好看,正巧师尊今日也是一席白衣,您二位站在一起简直一对碧人,甚是般配,怪不得这景明宫无人不夸师尊师叔天造地设,啧啧啧,真真羡慕死殷梨了!」

哼哼,这话还拿不下你?果然。

婉昌对这些话别提有多受用,见她面露娇羞,两颊潮红,双眸羞怯似笑非笑,眼波还颇有深意地在师尊身上流转……嘿嘿瞅她这损色我便知道这话我说对了,女人嘛,谁不想听几句好的嘛。

「般配?你羡慕?」

奇怪……倒是这师尊……怎么脸色比猪肝还黑……坏了!我这猪脑!我方才说羡慕他二人,师尊听了莫不是还以为我还对他有意?殷梨殷梨当真猪脑,得赶紧解释清楚!「哈哈师尊您看您,我这一时说岔嘴了,您还当真了,我不羡慕,师尊师侄才子佳人天作之合,没啥好羡慕的呀哈哈天经地义徒儿就只能捧手恭贺祝福啦。」

「婉昌,你今日来是所为何事?」

估计是我笑得太难看,师尊黑着脸跳过了我,转头去和婉昌说话了。

婉昌这边还没从娇羞状态中走出来,红着脸蛋欲说还休。

「无事便不能来看看师兄吗?」

婉昌扯了扯手绢,脸更红了。

咳咳果然这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为零哈。

一物降一物,我已脱离苦海,婉昌师叔仍然任重道远矣。

「师妹有心,既已看过,我这边还有事,就不多留你饮茶。」

说罢那没心寡欲的男人便拧着眉头挥袖转身。

师尊周遭气氛太过压抑,看他转身要走我终于放松身心叹了口气,塌下脸咧着嘴冲祭夜做鬼脸。

师尊走了便是我与祭夜的二人时光咯。

「殷梨,你过来。」

师尊走就走,最后还轻飘飘留下这么一句话。

有什么事不能就在这说嘛。

我再度石化,师尊只顾着往前走,这下脸比猪肝黑的就是我与祭夜了。

哦,还有婉昌师叔,她表情狰狞,若是我再多待一秒,不排除她冲上来与我厮杀一番的可能。

师尊周围气压低得可怕,站在他寝殿内我前所未有的不自在。

祭夜站在师尊身侧也是表情凝重,眸色漆黑叫人心里没底的得紧。

「昨日,你说你想通了,是不是因为……有了其他心悦的男子?」

我正紧张地低头看地板,师尊便突然没由来地来了这么一句。

听完我心下一颤,吓得脚跟差点都没站稳。

下意识便抬头看祭夜,他抿着唇好像也在等我的回答。

一侧头又对上师尊如墨的眸子,炽热危险的气息几乎一瞬间将我笼罩。

那架势。

好像若是我说了有,他下一秒便可以将我修为尽废。

但瞒得了一时又如何瞒得了一世?心一横嘴一撇便道:「师尊,竟然您都这么问了,徒儿也不瞒您了,徒儿确实是有了其他心仪的男子,而且已有些时日了,您放心,徒儿日后一定把握好分寸,不再对师尊做逾矩之事……」

把握分寸,不做逾矩之事。

我低头绞了绞手指头,思绪一下又飘回这三年我「渗透」

师尊生活的点点滴滴……「师尊师尊,沐浴便非得一个人吗?小梨在身旁给您宽衣擦身如何?」

「师尊啊,这么大的床您一人睡,会不会太宽敞了点呀嘿嘿。」

「学不会御剑术便不学了呗,反正去哪我都跟着师尊,师尊带着我便好了嘛。」

……「是谁?」

师尊的反应比我想象地还要大。

想着曾几何时谁见了他不得夸他一句从容稳重。

现在这一惊一乍的模样故人见了恐怕都要惊掉眼睛。

「师尊,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等再过些时日,等您心情好些了,徒儿第一个跟您说!」

我故作娇羞,实则内心非常不安。

师尊心海底针,明明对我无意,听到我有了心悦之人却又是这般姿态。

果然。

他目光灼灼,炙热的眸子像是要在我身上点一把火,我哪里见过他这般模样,一时间脸上的笑容便显得格外尴尬,「那你缠着我这些年,便都是虚情假意,是你一时兴起?」

终于他剜着眉出了声,几句话却说得极重,配上那副吃人的表情,吓得我连忙嗫嚅着否定。

「不!不是……的。」

怎么会是虚情假意一时兴起呢,师尊未免太伤人心。

「那你便说清楚,你是如何……心悦上旁人的。」

我被他盯得无处遁形,也知道他憋了一股子气在胸间,但是这是什么问题啊!师尊莫不是觉得丢脸,以为自己没魅力了?祭夜那家伙嘴角含笑看起来心情倒是格外的好,拜托,你真就不担心我被你主人一巴掌废了吗?「徒儿多次向师尊示好未果,便知师尊对徒儿无意,徒儿心悦之人……他易于把控,徒儿……徒儿便……」

我惨了。

祭夜会气死的。

对不起祭夜,这话是说给师尊听的,你千万别信啊,你左耳进右耳出便是!但祭夜显然听不到我内心疯狂叫嚣的解释,他表情复杂,刚才一脸轻松快活的表情已经烟消云散。

易于把控。

殷梨,亏你想得出。

我别过视线不敢再看他。

但至少……现在师尊的脸色好看些了……微风习习,秋风送爽。

明明今夜景明宫气候极好,我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却怎么也入不了睡。

白日里发生的事历历在目,师尊与祭夜我一个都得罪不起,哎,我这破嘴,到底怎样才能两全其美。

「咳咳咳」

突然窗外传来小心的试探声……祭夜!是祭夜!听到声音我立马套了衣服,毫不犹豫从床上跳了下来。

「祭夜,快进来!」

听到我的回应男人立马从窗户翻了进来,还颇有几分熟稔的姿态……咳咳懂得都懂。

「祭夜,对不……唔……起……」

见面第一句话还没说完,来人已经弯腰俯身堵住我的嘴。

「祭夜,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其实不要太明显,祭夜就差没把「生气」

两个字刻脑门上了。

我也自知理亏。

今日说了那样的话确实是我不对。

男人抿着唇不说话,弯腰抱起我。

脾气大不理人。

「说话呀。」

我握住他不安分的手腕,起码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嘛。

「没生气。」

祭夜啊祭夜,你这不值钱的玩意儿,除了吸引我,你还会什么!「祭夜。」

我学着他的样子,我也对他施以惩罚……「我多爱你,你感受不到吗?」

「小梨今日说的都是实话,祭夜本就易于把控。」

祭夜脸上终于带了笑,虽然是嗔怒,但气氛好歹缓和下来了。

等我还想张张嘴解释点什么。

祭夜一个翻身。

「不要解释,小梨,用你的行动。」

低沉的嗓音在夜晚格外魅惑人心。

一不小心,就让人着了道……当我与祭夜盯着同款黑眼圈出现在师尊面前的时候,我想师尊一定要看出猫腻了。

师尊寝殿,墨色袍子半落在地,祭夜曲着双腿跪在地上。

我站在一旁也略显拘谨。

「这段时日,你似乎很爱化成人形?」

明明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在师尊嘴里吐出来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侧眸看着祭夜等他的回应,不经意间却看到他颈间缠缠绵绵的暧昧红痕,那是我的杰作,此刻几乎醒目的烫人眼球。

「祭夜,你时间安排得倒是紧凑。」

他眸子不自觉地眯起,一闪而过的,竟然是杀意。

「还是说,这景明宫上还有别的狐狸?」

师尊侧过眸子盯的却是我,他眼底的愤怒简直要将人灼化。

如果说上一句的语气还有待探究,那后面这句话几乎是他咬牙切齿砸出来的。

我心头一颤,慌乱错愕地避开他的视线。

心虚的表情便又成了此刻的导火索。

「说话!」

「祭夜知错。」

祭夜不再沉默,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哦?你何错之有啊?」

师尊在逼他,我站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喘。

或许温润如玉向来只是师尊面对外人蒙上的皮囊。

偏执狠厉才是他的本相。

「望主人成全。」

祭夜头落得更低,这次鼻子几乎要碰上地板。

「砰!」

师尊平日最爱的那只玄色杯子,碎了。

「祭夜,是我对你太好了吗?」

他俯身扣起祭夜的下巴迫使他与他对视。

「还是说,你需要我帮你弄清楚状况?」

祭夜怎么会明白呢?连我都不明白。

「师尊,我与祭夜,是两情相悦,不妨碍任何人,徒儿不明白,您……」

话音还未落下,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便猛地将我压向墙角。

师尊的脸骤然放大,这一刻我几乎能看清他扭曲的表情要将我吞噬。

「不妨碍任何人?两情相悦?」

「殷梨,任何人都有权力说两情相悦,你没有!他更没有!」

师尊情绪更加失控,他指着祭夜将他品性地位贬低到尘土,说他不配有感情不配去爱。

「他是个畜生他哪里懂什么情爱?」

「殷梨,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说着说着他又突然放低姿态,轻抚着我的脸神情动容。

「师尊与你才是两情相悦。」

「以往都是师尊错了好不好。」

「师尊也心悦你,不管别人了好不好小梨我们不管别人了……」

面对这样的师尊我前所未有地感到恐惧。

「师尊!我也有感情的!我有判断对错的能力。」

我试图挣开他但却无能为力。

二者力量差距太过悬殊。

「徒儿以往缠着您粘着您的时候您冷眼相待,现在为何又要说这样的话乱人心绪。」

我知道无法反抗便直接对上那双漆黑眸子。

莫名的这股勇气令我毫不胆怯。

委屈?质问?是的,我都有。

三年了,谁的心又是石头做的呢。

我最伤心最无助的时候身边的人一直都是祭夜。

「小梨莫哭啦,是主人看不到你得好,我来代替他爱你好不好。」

「怎么会,小梨,你是我见过最可爱最好看的女孩子。」

「偷偷从凡间带的糕点,小梨快尝尝!」

……但显然这些话只会让师尊的火烧得更旺。

我突然又有些后悔,应该要先稳住他的情绪才对。

祭夜也察觉到事情的发展越来越不受控制。

他箭步冲上想将我从禁锢中解救出来,可即使几乎用尽全部力气,所有招式到了师尊这儿都被他迎刃而解。

师尊施了法将祭夜挥倒在地,再捏了个诀祭夜已经困在原地不能动弹了。

他箍着我的腰往内殿走。

我想他已经没有半分理智可言了。

师尊的吻像雨点一样落下,一席白衣因为我的挣扎抗拒变得凌乱不堪。

「师尊……嗯……你放手……」

「小梨,你不是喜欢师尊吗?」

「师尊,我不愿意,你别这样好不好……」

鼻音浓厚。

我才意识到自己带了哭腔。

师尊的身体因为我的话肉眼可见的僵硬停顿。

片刻后,脖子湿热的感觉终于消失。

……师尊走了。

我却被禁足在他殿内不能离开半步。

我失去了自由,但好在师尊再也没来过。

心中唯一担忧的便是祭夜的安危。

大概过了十日?还是十五日?我靠在桌角偶然听见了路过的宫娥谈话。

「我就说嘛,至言仙尊与婉昌仙尊天生一对,你看,现在至言仙尊提了婚,再过两日便是大典了。」

「是是是,就你机灵,没想到至言师尊这么着急,这是有多喜欢咱们婉昌仙尊啊!」

……我猛然抬头。

师尊与婉昌成婚?那是不是就说明,师尊已经想通了,我马上就能出去找祭夜了?!一定是这样的!我越想越激动,听宫娥说大典就在这几天,再忍几日,忍几日一定就能出去了!……终于。

我等到了。

在数着时辰算日子的第五天夜晚,我终于见到了师尊。

他一席红衣,头顶含帽,镶着金边的精致长袍将他衬得格外贵气,满目的红色也让他更显妖冶。

看来今日便是他与婉昌成婚的日子。

「师尊……」

可他若是来放我走的,实在不必挑今天。

这也太过怪异。

「从此以后,再没有什么可以分开你我了,小梨,我早该这样的。」

师尊一步一步靠近我,那双隐晦深黑的眸子令我恐惧。

我半张着嘴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也不在乎,含着嘴几乎要笑出声来。

稍一弯腰便对上了我的唇。

「新婚快乐,小梨。」

脸上湿热的触感让我回过神来,但残存的理智强迫我不能轻举妄动。

我想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闭上眼睛,回应。

势必要让他沦陷,即使一起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他因为我的回应而感到惊喜雀跃,抬手抚上我的脸颊他更加动情。

剧烈跳动的心脏让我无法探知下一步的动作。

但他已经伸手而来……我只能尽量保持冷静,绕过他的手主动了些。

「小梨……你……」

「师尊,与祭夜示好不过是消遣,这些年小梨真心在何处师尊又怎会不知道?」

我忍着恶心说着情话。

目的是哄骗我曾经爱了三年的男人。

「该罚。」

他应该是信了。

捧着我的脑袋又俯下身子吻我。

「你本该就是我的。」

我耐着性子继续回应他。

等到时间够了便终于可以奋力推拒他。

「那你为何要和婉昌师叔成婚?你穿着这一席婚衣来找我作甚,去找你的新娘子啊!」

我故作吃味生气,实则唾沫星子都能啐他好几口了。

他看着我嘴角含笑,伸手想搂我却被我退后躲开。

拿我没了办法他就只能解释实情。

摘了含帽放在一旁,他动作轻细优雅,让人不自觉便注目其所有的一举一动。

「婉昌的父亲是我师尊,文帝仙尊,当年为了救我,他仙根尽毁,临终前唯一的愿望……便是将婉昌托付给了我。」

他表情凝重顿了顿继续道:「若是婉昌对我无意,我定将她看作亲生妹妹,偏偏她执意要嫁与我……我便不能负她。」

「小梨,你莫怪师尊,每每将你推开的时候,师尊又何尝不痛心。」

「我无数次想推拒世俗接受你。」

「但祭夜劝我说给不了一个女人未来的话便不能给她希望,是他,他几次三番阻拦我!」

「那只狐狸!私下却瞒着我向你示好,他不过是我养的畜牲,他怎么敢的?他怎么敢的啊?」

「小梨,我信你,你不过是一时被他迷了心窍,往日是师尊不好,以后不会了,师尊再也不会将你推开了好不好。」

他语气由缓转急,最后眼角竟划出两滴清泪。

他哭着求我以后再也不要开爱上别人的玩笑,我永远都只能喜欢他一个。

高高在上的仙尊竟也这样低到尘土里。

我被他这副样子噎得说不出话来。

娶了婉昌不给她爱便是不负她吗?既然一开始打定主意不给我希望,为何现在又要求我回心转意?就因为祭夜是只灵兽,他便不配有爱不配有感情吗?这都是什么狗屁道理混蛋逻辑,我巴不得要将眼前男人的伪善面具撕碎撕烂才痛快。

「砰!」

门竟然开了!是祭夜!还有……婉昌?「至言,你若是不爱我,又何苦费尽心力去安排这一切,到头来只有我像个跳梁小丑,你娶了我便以为我会幸福么?」

婉昌身上的婚服与师尊的是同套,明明如此喜庆耀眼,在此刻却显得格外凄凉。

「还有你!一会儿师尊师尊,一会儿祭夜祭夜,像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凭什么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

婉昌急转朝下,谴责完师尊又将矛头指向了我。

「她不是这样的人。」

我还来不及解释,祭夜已经抢先开口为我开脱。

「你方才在门外难道没听见?她都说了与你示好不过是消遣?!」

婉昌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仿佛现在世界上最傻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个满身是伤还执着要救一个背叛了他的女人的男人。

可是怎么会是消遣呢?若真是消遣,她字字句句情真意切又作何解释信。

若真是消遣,她日日夜夜温香软玉的娇吟又怎做得假。

若真是消遣,若真是消遣,若真是……他便甘之如饴与她消遣一回好了……他好不容易才盼到她回头啊,哪里能舍得放手……「祭夜……」

我急迫地冲向祭夜查看他的伤势。

祭夜满身伤痕,我无法想象他到底受了多少苦。

祭夜越可怜身侧的男人便更加可恨。

无论如何,爱都不应该成为他伤害任何人的借口。

「对不起师尊,您就当徒儿辜负了您,三百年地修为您取回去吧……」

我露出前臂,说实在的,其实跟着师尊修行是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选择。

但最后的结果显然不太尽如意,但我始终做不到跟他刀剑相向。

至于祭夜……他的命是师尊救的,因了我这段孽缘才跟师尊反目。

若是我走了,或许一切又能重归于好。

最好能抹了他的记忆,不至于让他每每想起我都要伤心难过……「殷梨,你休想!你死也好,活也好,你生生世世都得与我绑在一起!」

师尊入了心魔。

往日正气凛然全然不复。

门外景明宫的天也一瞬间染成了墨色。

「三百年修为?那我正好便收了这只孽畜三百年修为,让他化不了人形,断了你二人的念想!」

他说完不等人反应便出手向祭夜伸掌施法,速度已然快到令人不敢相信的地步!「啊!」

祭夜周身霎时现了白光。

一声痛苦的呼喊过后地上只剩下一只奄奄一息的黑狐。

整个过程竟不到几秒钟!「祭夜!」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师尊竟然已经丧心病狂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我转向祭夜。

抱住他帮他疗伤,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无济于事……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撕心裂肺的痛苦几乎要将我吞噬。

或许……或许!唯有旁边一席婚衣的女人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毫不犹疑地向她转身跪下。

「师叔您帮帮我,我求您……我求您……」

婉昌绝非薄情之人,任她再傻也能看出一人一狐是真心相爱,师兄这般……确实是过了。

「你……让我如何帮?」

「师叔,师尊他欠你,求您帮我拖住他,我要带祭夜走,离开景明宫,我们再也不回来了。」

我已然抽泣到连呼吸都难以调控。

婉昌终于是心软了。

我将修为尽数渡给了婉昌。

既然要走,景明宫的东西便一点也不会留。

婉昌说其实师尊走火入魔根本用不着她来拖。

自会有众仙家来处理调化,我与祭夜想走便走。

「能否……再见师尊最后一面?」

我想与他道个别。

……捆仙索这个东西我只在仙书上看过。

但现在这法器就捆在我师尊身上闪闪发光。

师尊脸上狰狞痛苦的神情在看到我的一刻被无限放大,我便犹豫了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向前。

也罢。

我跪在地上朝着师尊磕了三个响头。

「师尊,徒儿要走了。」

「跟您修行这几百年是徒儿前半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您的教育养育之恩徒儿没法再报了,徒儿不孝。」

「您一定,一定要好起来,至言仙尊,除了您,仙界再也没有第二个至言仙尊了……」

磕完头道完别我便要走了。

好在再抬头捆在师尊身上的那抹光芒暗淡了些。

师尊一定是……原谅我了吧。

……我抱了祭夜来到人间,到处都是新奇的玩意儿。

「祭夜祭夜,你可不许偷懒,必须加紧修炼!我才不想跟只只会撒娇的狐狸谈恋爱!」

怀中的黑狐嗷呜一声,逗得我咯咯直笑。

三百年又如何。

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个三百年。

(全文完)

作者:柿子

《师尊你不对劲啊》最新内容(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昨晚熬夜看比赛了,更新推迟一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苏然,你有没有,偶尔想起过我?(还更8/17)
第一百四十二章 萧师伯,你来真的?!(4k章节跪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住宿……一间房就够了?(4k章节还更7/17)
第一百四十章 苏然,我养你啊(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九章 萧师伯……你怎么这么会啊?(还更6/17)
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别之吻,是给你这么用的?(4k章节跪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君落山之争,渡劫巅峰陨落之地?(4k章节,还更5/17)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这顿饭,宗主想白嫖?(感谢q阅嘉里没笔的万赏!)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下山之前,姬晚月的叮嘱(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主线任务,入世历练!(还更3/10)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师尊,带球撞人过分了啊!(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二章 醉酒的师尊,逆徒,扶我回去(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一章 状况……好像开始不对劲了!(还更2/10)
第一百三十章 喝醉酒……居然还有这等好事?(第二更求订阅)
《师尊你不对劲啊》正文
第一章 富婆,饿饿,饭饭?
第二章 想桃子呢!
第三章 完了,又欠下一个孩子
第四章 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
第五章 调教逆徒
第六章 给师尊拜年了!
第七章 一哭二闹三上……
第八章 师兄真是好厉害!
第九章 看你还敢不敢随意顶撞师尊!
第十章 门内出现了天才剑修?
第十一章 师妹……到我房间来一下?
第十二章 只能夜间灌输的知识?
第十三章 永远不要让人摸清你的深浅
第十四章 为何如此挺拔?(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十五章 你可是我缥缈峰的猪(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十六章 这不付费就能听的?(双更求追读!)
第十七章 一看就没有经验!(第二更求追读)
第十八章 可以接地气,但不能接地府
第十九章 不仅咸鱼,而且败家(第二更求追读)
第二十章 就这?也想乱我心神?
第二十一章 苏然师兄,我要咬了哦?(第二更求追读)
第二十二章 药园弟子姜渔晚
第二十三章 异世界的茶艺大师?(第二更求追读)
第二十四章 连自己身份都没搞清楚?(求收藏求推荐票)
说一些事情,有空的读者大大可以看一下
第二十五章 试验茶艺的手段(第二更求追读)
第二十六章 这就是你说的神秘石头?!(第三更求追读)
第二十七章 师尊,你为何如此虚?
第二十八章 你不会就干累了吧?(第二更求追读)
第二十九章 也太好孝了(第三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三十章 若是你能来我灵越峰
第三十一章 可真是小母牛坐飞机(第二更求追读)
第三十二章 苏然的嘴太厉害了,我可受不住……
第三十三章 四种筑基之法(第二更求追读)
第三十四章 就应该坦诚相见才对
第三十五章 定会倾囊相授(第二更求追读)
第三十六章 分明就是为了锻炼师妹!
第三十七章 你给为师闭嘴!(第二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三十八章 行啊!有盼头!(求追读)
第三十九章 咸鱼卧龙、修行凤雏!(第二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四十章 修仙者的事,怎么能叫抢呢(第三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四十一章 姬晚月炸了
第四十二章 师尊,你好快啊!(第二更求追读)
关于加更的事,有空的读者大大可以看一下
第四十三章 万法宗离若梦
第四十四章 不要管我,就让我在这里磨练自己!
第四十五章 师妹,扶我起来!(第三更求追读)
第四十六章 天上剑仙三百万!
第四十七章 紫府灵液(第二更求追读)
第四十八章 一只弱小可怜的小师妹(第三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四十九章 师尊……别说了!(第四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五十章 苏然的孝心
第五十一章 风光不在,天地失去了颜色(第二更求追读)
第五十二章 一遇苏然误终生?
第五十三章 五星传送阵盘!(第二更求追读)
第五十四章 当代厨圣,应该也不过如此
第五十五章 我要第一,你们随意?(第二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五十六章 四大禁地、幽冥通道
第五十七章 苏然师兄……不像粗人呀(第二更求推荐票求追读)
第五十八章 好啊!好你个苏然!
第五十九章 三日学会御剑?若是我想,只需此刻!(第二更求推荐票)
第六十章 姬晚月:白给竟是我自己(第三更求追读)
上架感言
第六十二章 无非就是馋苏然……罢了(求订阅)
第六十三章 师尊,你好像……有些不一样(求订阅)
第六十四章 姬晚月的借题发挥(第四更求订阅)
第六十五章 我姬晚月又不是傻子!(第五更跪求订阅!)
第六十六章 凌霄宗三大阁(求订阅)
第六十七章 第二次的白给之路(求订阅)
第六十八章 这就是大气运之人的恐怖之处?(4k章节跪求订阅)
第六十九章 师尊,那你让我干嘛?(求订阅)
第七十章 薅师尊羊毛与万古不灭身!(万更跪求订阅!)
第七十一章 师尊,小心不要着凉哟(求订阅)
第七十二章 因左脚先迈入缥缈峰而惨遭……(求订阅)
第七十三章 能扛得住自己这基础剑法?(6k章节求订阅)
熬夜码字,然后说些心里话……
第七十四章 只是因为……他是苏然(万字更新求订阅)
大佬三句话,让我建了个书友群……
第七十五章 姬晚月:小然,不要!(感谢q阅化大佬的万赏!)
第七十六章 恐怖的基础剑法……血苍子出手!(求订阅!)
第七十七章 法身之威……恐怖如斯(万更求订阅!)
第七十八章 答应为师……好么(求订阅)
第七十九章 苦苦寻找的天才剑修,不会是……(第二更求订阅)
第八十章 还有没有将自己这个师尊…放在心里!(近4k章节求订阅!)
第八十一章 又要来糊弄为师了?(第二更求订阅)
第八十二章 姬晚月:为师错了(第三更3k字跪求订阅!)
第八十三章 神秘血湖,黑衣人影(第一更求订阅)
第八十四章 姬晚月:你还想骗个大的?有多大?(第二更求订阅)
第八十五章 嫁不出去的师尊……火炎三重变!(3k章节求订阅!)
出了点小问题,今天的第二更推迟一下下哈
第八十六章 怎么比得上师尊啊?(感谢不够沙雕的☞沙雕网友☜大佬万赏!)
第八十七章 拒绝七星聚灵阵,姬晚月的决心!(求订阅)
第八十八章 又装上了?梅开二度?(近3k章节求订阅)
第八十九章 师尊当年,居然还有如此羞耻的名号?(第三更求订阅!)
第九十章 五日双倍挂机卡,姜渔晚的幽怨(求订阅)
第九十一章 姜师妹,你不会是百亿灵石继承人吧?(3k章节求订阅!)
第九十二章 苟延残喘之人,周玄的新大陆(3k章节求订阅)
第九十三章 浮云镇中,春风楼内(第二更求订阅)
第九十四章 苏然脑海中的危险思想(求订阅)
第九十五章 从不白嫖苏某人,指点琴音!(3k章节求订阅)
第九十六章 指点的升级版……指指点点!(第三更跪求订阅!)
第九十七章 这得经历了多少,才能弹出来的曲子?(求订阅)
第九十八章 琴音的谢礼,春风楼外遇萧灵越(3k章节求订阅)
第九十九章 姬师妹知道了,不会生气么?(求订阅)
第一百章 成熟动人萧灵越(近3k章节求订阅)
第一百零一章 怎么跟个魔教妖女一样?(求订阅)
第一百零二章 苏然的奇怪梦境(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三章 诉与山风听(求订阅)
第一百零四章 萧灵越好像……变得不一样了?(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五章 让你带我御剑,你还不愿意了?(近3k章节求订阅)
第一百零六章 死鬼,你脑补得真棒!回宗(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七章 师尊夜袭:逆徒,你在害怕什么?(求订阅)
第二更推迟一下,顺便说一件心酸的事……
第一百零八章 南境第一美人的含金量!(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九章 你这逆徒!还想蒙骗为师?!(近3k章节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章 师尊,请听我狡辩……(4k章节跪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兽火种,筑基在望!(3k章节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天道筑基之子……降世了!(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三章 苏然筑基!法身被人干碎的血苍子(三更跪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四章 那为师呢?(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送师尊旗袍!不要命了?(第二更求订阅)
想了想,还是定个加更规则,各位大大有时间可以看一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为师走光,你难道还敢盯着看?(第三更跪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七章 修炼火炎三重变!去灵越峰(3k章节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八章 缥缈峰的传统?这都能遇见萧灵越?!(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娘为了你,跋涉三万里(第三更跪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章 师妹在……萧师伯你怎么敢的啊?(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当我苏然是什么人了?(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与萧师伯,从来都是清清白白(第三更跪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三章 离若梦的骄傲(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洗浴清泉?缥缈峰有什么好看的(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五章 快点,为师身上难受死了(第三更跪求订阅!)
说件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姬晚月的羞怒(感谢丘秋、hhxxhzx两位大佬万赏!)
第一百二十七章 寸草不生,荒漠之地(第二更求订阅)
最新章节被屏蔽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宗内之内,内奸是谁?(还更1/10)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两分怒意,三分好奇,五分隐藏羞愧(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章 喝醉酒……居然还有这等好事?(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一章 状况……好像开始不对劲了!(还更2/10)
第一百三十二章 醉酒的师尊,逆徒,扶我回去(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师尊,带球撞人过分了啊!(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主线任务,入世历练!(还更3/10)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下山之前,姬晚月的叮嘱(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这顿饭,宗主想白嫖?(感谢q阅嘉里没笔的万赏!)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君落山之争,渡劫巅峰陨落之地?(4k章节,还更5/17)
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别之吻,是给你这么用的?(4k章节跪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九章 萧师伯……你怎么这么会啊?(还更6/17)
第一百四十章 苏然,我养你啊(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住宿……一间房就够了?(4k章节还更7/17)
第一百四十二章 萧师伯,你来真的?!(4k章节跪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苏然,你有没有,偶尔想起过我?(还更8/17)
昨晚熬夜看比赛了,更新推迟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