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小说网 > 玄幻 > 这个猎人不一般最新内容列表

这个猎人不一般

作者:九复

类型:玄幻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11章 打不过就哭?

最后更新:2022-08-06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猎犬在雪地上快速地翻动双爪,低声呜鸣着示意发现猎物的踪迹。

猎人点燃树枝枯叶,用斧头不断敲打确认着树干中空的位置,斧头挥下劈开缺口,机灵的狗子守在另一端紧盯着出口。

在猎人和猎狗默契配合之下,藏在树洞中的猎物可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

灵敏的嗅觉让猎狗率先找到了猎物的位置,低吼一声对着树干扑咬起来,那树皮飞溅的速度竟然比猎人手中的斧头还要快上几分。

猎人见状连忙拿着木棍向树洞里捅,把猎物往狗子的方向赶去。

突然一道灵活的身影从树洞中窜逃而出,等候多时的猎狗猛然一扑,与身影缠斗在一起。

当一切尘埃落定,狩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而雪地上躺着的正是一只半米长的紫貂。

捕貂的老猎人名叫索罗,但他并不是一个卑劣的偷猎者,因为他就是这片荒野之地的主人。

他和他的猎犬独享着这一整片森林的宝藏,一人一狗已经在此自由地生活了30多年。

索罗居住在西伯利亚的巴哈提雅村,这里位于辽阔的西伯利亚荒原中心,四周被无尽的原野和针叶林紧紧包围。

由于不通公路和铁路,外人只能通过飞机和船来到这里,而村庄旁边的叶尼塞河大多数时候都是一条冰川,只有在最热的仲夏时节船只才能到达。

不过作为村子里为数不多的猎人,索罗绝大多数时间都不会在这里居住。

在每个大雪纷飞的季节里,他和猎犬都要穿过冰川,独自到遥远的荒野中狩猎。

现在正是西伯利亚的初春时节,初生的朝阳忙着将春光洒向白茫茫的冰川,躁动不安的河水预示着一年捕猎季的结束。

在离开前索罗还有很多工作要收尾,他将猎人小屋的大块积雪铲落,然后房子里囤积足够燃烧取暖的木柴,还把工具和食物都封装到铁箱里防止被熊找到。

猎人小屋不止一间,它们分散在森林里的各个位置,而这些事情都需要索罗一人来完成,这样的生活他一过就是30余年。

早在1970年的时候,索罗和一位同伴受苏联政府的派遣来到这里为国家打猎,政府大手一挥将1500平方米的地区全部划给了两人。

临走时只给了一些钱和一把枪,并承诺会定期空运一起物资过来。

但是世事无常,同伴很快因为受不了这里的环境离开,而因为国家的动荡政府承诺的物资也没有送过来,只剩下索罗在茫茫的雪林中挣扎求生。

幸好他遇到了一条忠诚的猎狗,在他最艰难的岁月陪在身边,让他可以找到不少猎物果腹。

一般情况下狩猎季会持续整整7个月的时间,从每年的8月份开始,直到次年的3月份猎人会返回村庄修整一段时间。

五月一日的劳动节在俄罗斯是个大日子,在这一天村民们会烧掉自己的旧衣服,以此来象征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

猎人们朝天鸣枪庆贺这一天的到来,沉寂已久的叶尼塞河似乎也被节日的氛围感染,大块大块的冰雪溶解碎裂。

白色的洪流裹挟着巨大的轰鸣流向北冰洋,场面浩大而壮观。

河水解冻,索罗乘坐着崭新制作的独木舟开始忙碌起来。

经过一个冬天的休眠,叶尼塞河里的鱼大都肥美而饥饿,他要趁着现在河水尚浅水流平缓的时候多捕一些鱼,来喂饱家人以及这些刚出生的狗子。

盛夏来临时,万物都在阳光河水的滋润下显得勃勃生机,一只紫貂在树上愉快地觅食。

冬天它就是猎人的主要猎物,这个夏天是训练新猎狗的最好时期,狗子们有足够旺盛的精力来锻炼自己追捕猎物的能力,猎人们每天也能钓到充足的鱼肉。

为了即将到来的狩猎季,猎人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青蓝色的叶尼塞河清澈透亮,水声潺潺,小艇在水中划过白色的浪花,猎人坐在船尾被清风吹散了发,猎狗趴在船首被暖阳晒眯了眼,一切都是如此生动而明艳,但远远看去偏偏静得如同一幅画!

船在动,水在动,心却是不想动了。

这个夏天也是猎人们互相帮助建立猎房的时间,猎房是他们在森林狩猎的大本营,里面储存着土豆洋葱等不容易坏掉的食物,任何东西都是猎人们自己动手。

电锯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现代工具,真正的考验是蚊子,铺天盖地能把人爬满的蚊子。

专心工作的猎人或许对此并不在意,但是猎狗和小孩不行。

这附近没有药店,但猎人们有自己的办法,他们剥下桦树皮然后放进铁桶熬成焦油,给猎狗和小孩涂上。

虽然味道会有些刺鼻,但是效果非常的出众。

索罗正在赶制一双滑雪板,这是一种生活在西伯利亚必须要了解的古老手艺,滑雪板的木料是当地最好的木头,纹理直顺,没有空洞。

即使只有纸板一样的厚度,依然能轻松撑起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

而沸水的浸泡又能使木板变得柔韧有力,再通过压制和火烤,滑雪板前段的曲面就能永久定型。

索罗想把这门手艺传给自己的儿子,他说这样做出来的滑雪板比外面工厂的要好得多,即使在山里划上15公里都不会累。

这里日光充足,土地肥沃,村民们种的蔬菜大都生长得极快,一个夏天就能有所收获。

和索罗一样,这个村子的人们都习惯了自给自足的日子,外界的一切都很难影响到他们平静的生活。

在河道畅通的这段日子里,一个政客带着自己的宣传团队来到了这里,在过去的四年中政府都几乎遗忘了这个地方。

但现在为了得到选票,政客向村民们许诺建立一个廉洁透明的政府,还送了几袋小麦表示慰问。

不过粮食虽然收下了,但选票却一张都没投,村民们都对选谁没有兴趣,也不在乎谁来统治这个国家。

他们更像是飞翔在天空中的孤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秋季的暴雨总是会来得非常突然,一下就是好几个星期,这对猎人们来说尤其重要。

因为水位上涨后,他们终于可以把重型工具和粮食运送到野外。

喝完这杯酒,猎人们和自己家人道别。

从今天开始,他们回归到自己的本来面目,远离故土 只身闯荡,没有规则 没有税收,没有政府 没有法律,一切都遵从他们自己内心的选择。

沉重的船身逆水而上破开一道道激流,猎人们各自奔赴自己的辖区,接下来的时光只有猎犬陪伴左右,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独自去面对。

此时初雪未降,河水依旧流淌,深林郁郁葱葱,猎人们在忙碌着安置营地之余,还能享受一下秋猎的野趣。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方法来体验这种乐趣。

在这片独属于他们的广袤林海,与野水之中没有必要拘泥于形式,索罗将带来的面包分发到各个储存点中,在树干上围上一层光滑的塑料膜,这样可以有效的防止有老鼠来偷吃。

由于好几个月都无人居住,猎房多少都会遭到熊的破坏,等到索罗将猎房挨个修补好,秋天的第一场雪也已经悄然而至。

细小的雪花染白了猎人的衣裳,透亮的冰柱晶莹了河边的树枝,对于四处穿梭的猎人们来说,此时没有什么比煮上一壶热茶,静静欣赏雪景更来得惬意了。

孤独又悠远 冰寒且洁净,这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索罗转动岸上的绞盘,将小船从结冰的河中拉了上来,现在河道不再通行,他的狩猎也正式开始了。

早在狩猎季之前,索罗就已经完成了一部分陷阱的工作,现在他只需要继续完善一下。

这里布置陷阱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直接放置捕兽夹,这种方法很快很简单,但是会伤害到猎物的皮毛,而且受伤的动物往往会拖着捕兽夹走很远才会死去。

另一种方法是制作传统的横夹,需要两颗树作为夹子的支撑,猎物在触碰到夹子中间的机关时,夹子上面的横木就会迅速落下将猎物夹住。

被夹住额猎物通常都是瞬间毙命,既不会挣扎也不会伤害皮毛。

作为地区最老的猎人索罗精通于设置传统陷阱,每年春天他都要在自己的辖区里设置上千个,很多猎人会在狩猎季开始前就把陷阱做好,以此捕获更多的紫貂。


但是索罗从来不这样做,因为那样捕获到怀孕母貂的概率很大,索罗非常厌恶这种贪婪的行为。

在他看来,猎人也是森林的一部分,获取自己应有的那一部分,才是和谐的人与自然之道。

随着横夹设置逐步完工,大雪纷飞而下,树林褪去青色,孤独笼罩万物。

在等待猎物的这段时间里,有猎犬的陪伴索罗也不会感到太过寂寞。

索罗说一个没有狗的猎人,绝不是一个真正的猎人。

很多时候猎人与猎狗之间都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不仅是人养活了狗,也是狗养活了人。

在大雪铺地万物隐踪的森林中,唯有感官灵敏的猎犬才能发现藏在暗中紫貂,猎人只需要信任自己的伙伴,从旁帮助即可。

索罗说训练一只聪明的猎犬其实很简单,要看狗子从小对什么猎物更感兴趣,一只喜欢追麋鹿的狗就把它训练成捕鹿犬,一只喜欢追紫貂的狗就把它训练成捕貂犬。

这样训出来的猎犬往往会自己累积捕猎经验,在捕猎的时候表现得更加聪明且有灵性。

猎人不需要动手,它自己就知道要干些什么。

矫健的猎犬在前方开路,猎人跟在后面紧紧相随,时间就这样在一人一狗的足迹中被染白。

此时已经是深冬时节,狩猎季很快就将结束,索罗穿梭在山林之中,逐个查看陷阱的收获。

虽然紫貂的捕捉率非常低,但他一个人狩猎一整片山林,一千多个横夹里总会有所收获,而每一只皮毛完整的紫貂都能带来可观的收入。

索罗一年捕到的量基本可以满足自己的家庭支出,因为他不想也没有必要猎取更多。

收获紫貂并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由于森林的地势复杂障碍众多,即使能有雪地摩托稍作代步。

但大多数时候索罗都不得不放弃这种现代工具,踩着雪橇,杵着木棍,徒步完成后面的旅程。

不过在这种艰苦条件下工作对于索罗来说已经是日常,他往往这样一走就是一天。

奔波忙碌直到傍晚,索罗带着一身风雪回到远方的小猎房,却看见一棵树倒在了房顶上将烟囱堵住。

此时夜色将近,索罗没有时间赶回大猎房,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拿出工具将这里好好整理一番。

这种意外在森林里时常发生,索罗每一次都习以为常 从容应对,但也正因为过着朝夕不保的生活,猎人们最能知道家的温暖和可贵。

第二天因为修缮房子耽搁了时间,索罗直到晚上才赶到大猎房,今天是12月份的最后一天了。

零下30的气温却让人感到分外暖人,因为猎人们都打包好自己的收获准备回家过年了。

村庄远在150公里的地方,索罗骑着雪地摩托一刻不停,猎犬没有上车跟在后面。

白天这样跑着,晚上也依然没有休息,最后村子的轮廓出现在眼前。

家人站在门前守望已久,用拥抱和亲吻驱散索罗身上的风雪与寒冷,把猎狗迎进房里大快朵颐。

这一刻所有的操劳和等待化为浓浓的喜悦,家的意义再次印刻进每一个人的心底。

猎人们停留的时间很短,在相聚几天之后,就要再次驶入茫茫荒野渡过剩下的三个月,他们是猎人也是战士。

每一次的狩猎都如同一场历练,无论是孤独还是寒冷都令他们更加热爱当下的生活。